树洞 No.4515442

seir 发布于

我的大伯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傻子,用锄头砸碎过邻居的电视,放牛踩坏了村里的田地。祖父为他操了数不尽的心,赔了无数的道歉,但自己生的傻儿子,终究不能把他怎样。直到后来我出生了,命运无可避免地改变。家人告诉我,一天祖母洗完衣服没有倒掉洗衣水,出门回来发现大伯把我的头按在盆里,我的脸色已经发紫。不多几日,祖父带着大伯出门,回家后却只是独自一人。之后的日子祖母慢慢变得癫狂,最终用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几年后祖父也走向与祖母一样的终结……多年之后我在祖父尘封的遗物里发现一张旧报纸,上面是附近某市有流浪者遗骸待认领的消息。人生太沉重,孰是孰非?我只能独坐静夜,妄想着逝者的原宥。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