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s 专栏

专栏: http://868115.com/author/feelings
文章 : 81篇
注册 : 2014-03-24 08:32:01
说明 :

xhamster致信沃卓斯基姐妹,想拍超感猎杀

拉娜·沃卓斯基和莉莉·沃卓斯基俩老司机表示不敢为天下先。

让敦刻尔克万分紧张的魔术音效

大陆9月1号开学日上映。

常识的诞生: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直到近代的18世纪,人类才搞明白婴儿是怎么来的。

网络喷子泛滥的科学原理

没有其他生物像人类一样能够从惩罚他人中获得快感。

2016年NBA季后赛观看指南

库里已开挂,博彩投勇士。

广告的存在合理性以及如何保护我们的注意力

资本世界的发展动力在于昂贵训练过后的人类注意力,而我们却任由广告业随意大量挥霍这宝贵资源以获取不义快财。

围棋:一款古老的中国桌游

“人生如棋 落子无悔 一招不慎 满盘皆输”

远程刺客:狙击手的历史

狙击手(sniper)一词源自1770年代英属印度士兵的日常用语,当一个人射杀许多鹬鸟(snipe)后,他就会被冠上狙击手的称号。

本·阿弗莱克和詹妮弗·加纳十年婚姻谢幕

本·阿弗莱克和詹妮弗·加纳十年婚姻终于谢幕 这对夫妻结了十年的婚姻,而本周一正是他们的十周年结婚纪念日。

经济学人评中国股价:嗨高了

最令人忧虑的是这次中国牛市扭头后的长期影响。以史为鉴,可以预凶险(此签为凶)。

《五十度灰》的美亚书评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审美的百年变化

以上的一段网络视频昭示了人类审美的百年变化。必须要承认的是,我把它看了一遍又一遍,真耐看啊。 神奇的剪辑将近一个世纪以来的发型与化妆潮流缩减到一段一分钟的视频里。一位(超耐心)的模特正襟危坐在那里,任凭艺术家们折磨她的秀发、涂抹她的脸蛋,让我想想,整个过程大概有一个星期之久,只为完成1910年来每过十年打扮一次的视频。不同时期的装扮极大地改变了这个模特的样子。比如说在1920年代,她看起来就像个洋娃娃。而到了2000年,则变成了玩摇滚的艾拉妮丝·莫莉塞特的样子。 为了给您的视频欣赏加点佐料,我们决心挖掘一些那些年关于审美的小知识。 1910s 吉布森女孩在沙滩上盘腿而坐 早在芭比出世之前,吉布森女孩统治着江湖。插画家查理·吉布森早在1890年就开始绘画其心目中“理想的”女性,其创作影响了接下来的整整20年。吉布森女孩出现在杂志上、广告中,甚至还有墙纸上,展现着那种诱人的外貌:小细腰、秀发高高盘起,丰乳肥臀,柔和的妆扮,以及最紧要的元素——高冷与自信。至今你还能从模特的发型中瞧出其中的影响。 1920s Mae Murray和Monte Blue在电影Broadway Rose中的剧照 我们能看到女孩在急剧进化中。淡妆已经被抛弃,这是一个奢华的十年。据史密森杂志所言,化妆终于开始广泛使用起来,女士们慷慨地往脸上涂抹胭脂来反抗维多利亚时期的吉布森女孩的样子。你知道么今天的女性有时也会用模板来完成理想的眉毛形状?在20年代里,一切装扮都集中于完美的噘嘴形状:一种用来让你的嘴巴像中国娃娃嘴巴的口红模具风靡一时。至于原因?因为演员Mae Murray“丰满漂亮”的嘴巴被挂到《vogue》杂志上。不像前一个十年,短发变得到处都是。 1930s 《碧血黄沙》中的泰隆·鲍华和丽塔·海华斯 在这个十年化妆的用色变得轻松愉快,注重闪亮的色调。暗红的唇色流行开来,然而20年代的弓形嘴唇已经过时。最理想的唇形是(白雪公主式的嘴唇↓)。受人敬重的丽塔·海华斯刚刚开启她的电影生涯,那金黄鬈发令人垂涎。 1940s 恐龙式发型! 啊,这是一个女人的发型看起来像恐龙的年代。嗷呼呼!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年代的淑女的束发是有其正经理由的:工厂在扩张,女性需要把她们的头发绑起来以适应工厂里的机器操作。并且女性的化妆也因为严峻的战争条件而有所收敛。红唇膏依旧很流行,但是唇形已经有多样的选择空间。最终地,她们的眉毛(谢天谢地)可以多长一点了。 1950s 唯一的玛丽莲梦露 这里我们看到的是选入vogue的玛丽莲梦露式嘴唇与眉毛,外加一头夸张亮丽的秀发。许多女性都在使用唇线笔来拓展嘴唇的宽度。相对于嘴巴来说,眼部的装扮则弱得多;其中染眉毛油很受欢迎。热辊与发夹得到广泛使用,造就了这个时代的鬈曲发型。 1960s 塔式发型的碧姬·芭铎,circa 1962 我憎恶这个样式。很可能受到2009年出现的泽西海岸真人秀的坏影响,她们通常都是一头蓬松,夸张的眼线打扮。这个时期的色彩使用非常大胆,几何图形也是。但是并非所有人都热衷此道:一个女权运动呼吁大家一齐停止这种装扮。看起来那个时代的审美对阵分明。 1970s 费拉·福赛特的那头闻名金毛 在这个十年中,化妆风格变得更加多样化。自然风格(或是嬉皮士风格)强势崛起,但是许多女性依然会选择继续打扮自己(但是化妆的度已经变得很小了)。广告商为提升淡妆化妆品的销售,竭力推广“内在美”的理念。尽管如此,蓝色眼影出人意料地受欢迎。至于发型,费拉·福赛特树立了一个著名的鸡毛掸子流行样式,这让她的头发看起来(非现实主义的)高亮与大鬈曲。 1980s […]

Dictionary.com的2014年度词汇:Exposure

在2014年里,埃博拉病毒、对私人信息盗窃并加以广泛传播、以及令人发指的野蛮暴力行为充斥了世界新闻。受伤害的与被曝光的频频登上今年的新闻头条。总结这些主题之后,Dictionary.com选出2014年的年度词汇为exposure。 17世纪早期exposure成为英语词汇,意指处于没有遮蔽或保护的状态。而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它逐渐衍生出多种词义,其中的四组词义与2014年发生的事件有密切联系。就在今年春天,最为严重事爆发了。 Exposure:暴露于危险与危害面前的处境 今年11月中旬,在西非发生了14000起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其中超过5000名已经确认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将这起病毒爆发描述为“近代以来最为严重的卫生事件。”而最受人关注的是那些站在第一线的卫生工作人员,他们分布在利比里亚、几内亚和塞拉利昂与致命的病毒相搏斗和为患者提供尽可能的照料。 随着埃博拉病毒发展到能通过航空进行传播,在美国exposure的第二个词义变得越发明显。早在20世纪50年代的中期,关于媒体的曝光能力在美国引起关于广播与广告的紧急权力的大讨论。 Exposure:引起公众注意的行为,特别是媒体新闻报道;使广为人知 埃博拉病毒得到美国媒体广泛传播的时间为夏末秋初。从9月29日到10月17日的这三周,达拉斯城的托马斯·埃里克·邓肯死于埃博拉病毒的时间里,三大家晚间新闻栏目,ABC世界新闻、CBS晚报、NBC晚间新闻它们使用了28%的广播时间用来报道埃博拉。其中的11.7%在报道非洲的病毒爆发上面。10月8日由伊格尔顿中心发布的一则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对与埃博拉病毒相关新闻的消费是令人疑惑的。媒体热追情况逐渐冷却下来,而由脸书谷歌举行的大型筹款支持西非活动顺利进行。关于埃博拉消息的传播不仅仅激起了关于病毒传播的讨论,更是引起对于消息的传播与歪曲的讨论。 而exposure的第三组词义开启了2014年激烈的批评大讨论。 Exposure:对犯罪、不端行为甚至邪恶揭露于公众的曝光行为 8月9日,一名无武装18岁的男性黑人迈克尔·布朗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被白人警察射杀。在枪击事件后的几天内,弗格森地区的居民走上街头游行抗议。警方用防爆卡车、催泪弹等防爆装备回应抗议。社交媒体方面更是爆发了揭露种族歧视与偏见的活动,其中最为流传的标签就是#如果他们枪杀了我。8月11日,FBI启动了关于布朗枪击案的民权调查。8月20日,大陪审团审理证据决定是否起诉枪杀布朗的警官达伦·威尔逊,在3K党团体扬言要使用“致命武器”对待抗议人群后,匿名黑客组织攻击了3K党人的推特账户并曝光了他们会员的信息。弗格森成为关于种族歧视、警察军事化、权力滥用等话题大讨论的引爆点,促进我们在奥巴马时期需要进行反思。 2月份,名人八卦网站TMZ发布了一段NFL橄榄球运动员Ray·Rice拖了他那失去意识的那时候的未婚妻Janay Palmer,从亚特兰大城市电梯里出来的视频。该镜头直接导致Rice停赛两场。这种轻微的处罚引起了广泛的责难,促使NFL重新考虑关于家庭暴力的处罚政策。8月份,NFL公布了首起家暴处罚6场禁赛、第二起终身禁赛的新政策。但在下个月里,TMZ发布了第二段Rice在电梯内暴打Palmer的视频;数小时后巴尔的摩老鸦队立刻解除与Rice的合约。在这件事的背景下,奥巴马总统发起一个倡议关注校园性侵问题的活动,希望人们能告诉记者所遭遇过的校园黑幕,“事实上从运动联盟到流行文化再到政治领域,我们的社会并不尊重女性。” 在今年夏末,世界人民被ISIS发布在youtube上的□□美国记者James Foley和Steven Sotloff的暴力视频惊呆了。ISIS组织所发布的这些可怕的视频与在社交媒体上充满侵略性的参与把这个时代所能发生的最野蛮的现实呈现在每一个人面前。 而另一个有关丑闻的exposure词义也成为2014年的头条新闻。 Exposure:关于隐私与秘密的泄露 在我们信用卡、密码和私密照片被入侵、窃取、泄露的这几年里,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个人信息安全的脆弱性。今年一月,有1.1亿用户的信用卡的数字密码及其他信息被窃取。在四月,Heartbleed漏洞被报告,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密码与网络行踪处于危险状态。九月份,家得宝零售公司宣布5600万用户的信用卡与借记卡号码被盗取。而在十月里,摩根大通透露约有7600万的房产交易信息与700万小型生意信息在今年夏天攻击窃取。 今年夏天另一起私人信息被窃取的事件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八月份苹果的iCloud被攻击导致了超过100位名人的私密照片的泄露,其中包括了Jennifer Lawrence,在名利场杂志采访时她将这起攻击称作为“性犯罪”,“法律需要调整,我们也需要改变。”这种大规模的私密信息泄露提醒着我们对科技产品的依赖会造成新的危险。 从由埃博拉引起的弥漫的脆弱感,到对犯罪与不端行为曝光所制造的关于种族、性别、暴力的大讨论,各种意义的exposure在今年引爆开来。那么你是怎样看待新闻中的exposure呢? 本文译自 Dictionary blog,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zipcar创始人建立并丢失“汽车分享”帝国的始末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Antje Danielson的儿子Max与Robin Chase的女儿Linnea在马萨诸塞州德纳公园的一个轮胎秋千共同玩耍的友谊直接促进了两位母亲在儿子女儿上学的幼稚园里的伟大会晤。随着两人彼此的互相了解与加深,她们聊得更欢了。Danielson,一位供职于哈弗大学的地球化学家;而Chase则是毕业于MIT商学院的准妈妈。经过数次公园偶遇的闲聊后,Chase跟Danielson倾诉说一直想要让自己的商业学位有用武之地,以及她的企业家梦想。而Danielson则想要从象牙塔出来透透气,从商的欲望也俘获了她。“那天我就在学校的操场上,碰到了一个拥有商业学位的妈妈,我跟她说(想要启动一门生意),”Danielson回忆说道,“她说,‘哦,很巧啊,我也一直想要开创自己的公司。’”对此Danielson的丈夫是十分鼓励的。“他说,‘那好啊,为什么你不去问问她一起开办一家公司呢?’” 所以在1999年10月里的一个下午,Danielson告诉了Chase她的汽车分享计划。Chase很兴奋,但她想要确认一下她的丈夫不会反对这样一个大步骤。那天晚上在告诉丈夫这个计划之后,她决定去实现它。几天之后,Chase和Danielson进行了第一次zipcar正式的商业会议。 直至今天,总部依旧设立在波士顿的zipcar在全美超过有26个城市设立了他们的办公楼,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西班牙及英国这些国家里zipcar拥有超过86万名员工。而在2013年1月份发生的汽车租赁巨头Avis以4亿9千1百万美元收购zipcar之后,这家公司的价值更是蒸蒸日上。然而Chase与Danielson之间权力的斗争与股权的纠纷让两人早早就分道扬镳。现年56岁的Danielson已经有十年没跟Chase说过一句话了。 出生于德国的Danielson为完成地球化学博士后学位而远赴美国就读于哈佛大学,她研究的项目是利用250万年老的沉积岩来分析大气的化学成分。但是1993年在她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后,Danielson发现自己不自觉地担忧起子女今后生存的世界起来。“我很清楚环境问题的糟糕程度,”她说,“并且我发现虽然有很多理论或主意,但没有多少人来实践它们。”于是她将自己的关注点从地球的过去转变到地球的现在,打定主意成立一家环境保护的公司。 因为不确定究竟要去做什么,Danielson开始从熟悉的地方寻找灵感,即学术期刊。在学术期刊中一份关于瑞士Mobility公司的研究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家欧洲汽车分享公司与美国里的汽车分享公司十分不同,比如说汽车分享波特兰这家(即为后来的Flexcar,于2007年与zipcar合并成一家)。Mobility已经是一家坐拥17400名客户和700辆汽车的大公司,但是它最有价值的资产还是它的科学技术。Mobility开发出一种允许会员不需要秘钥交换就能开启车辆的系统。Danielson决定把它的成功复制到美国中来。 zipcar合作创始人Antje Danielson 作为有良心的消费者,Danielson与Chase都旨向大规模减少单一使用的汽车数量,基于美国日益增长的环保成本她们所提倡的宗旨是极其有效益的。但是因为Danielson一家全仗着她一个人的收入,她必须继续在哈佛大学的教授工作。而Chase作为一个自由人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公司的运营之中。1999年末,她们开始寻找投资,并在来年的一月确定了75000美元的启动资金来创立公司。Chase成为zipcar的总裁,而Danielson则扮演着副总裁的角色。 2000年5月zipcar的第一辆汽车终于上路了,到9月份她们就吸收了600名会员。但是随着公司的逐渐成长,创始人的分歧也越发加深。“Robin和我一起合作地并不愉快,”Danielson说,“她想要更多的股权,但是我说,‘瞧,你以后可以从员工股票期权中得到额外的股份,但是这家公司是我们一起建立的,(所以)我们要对半分它。’”根据Danielson的版本,Chase对股份与权力的要求时她俩冲突的根源。 裂缝继续在加深,Danielson说公司的决策几乎从没经过她的磋商,即使是公司的核心决议也仅仅在几个人手中进行。“看起来Antije从没有进入过决策环节中一般,”曾经的zipcar首位工程师、现任为谷歌产品经理的Paul Covell说。“大多数的会议都没有Antije的身影。”Chase的丈夫,2006年之前zipcar的技术总监Roy Russell说,并说那是因为Danielson并没有在全职运营着公司。“在公司运营中她一直是那种可有可无的状态,据我所知,”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我不确定她是否真正地加入到这家公司,同时她从没有离开过她在哈佛的工作。”但是Danielson并不这么认为。“我已经尽力而为了,”她说道,“在常规时间里我确实要在哈佛供职,每周35个小时,此外我还要抽出每周30个小时做zipcar的事。” 从zipcar主要职员的视角来看一下这个故事。Danielson的强项并没能完全发挥出来,她是一名精干的学术人员和热情的环保主义者,但她缺乏商业经验,“Antje给公司带来一种有血有肉、大局的视角,”Robin的哥哥Mark Chase说,他作为业务发展总管在zipcar工作了四年。zipcar的前车队经理Larry Slotnick直白说道:“事情看起来她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Slotnick回忆Danielson说她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工作伙伴,但是她有平衡专业与个人职责的问题。“她不能跟其他创始人一般把全部的精力每周50或60小时投入到公司中。” 但是Covell说Danielson即使在2000年他第二个儿子出生之后她依旧为zipcar倾注自己的心血。“在我的记忆中Antje占据着一些独特的位置,即使是在她第二个儿子出生之后,她依旧会赶来参加公司的会议。”而Danielson也记得在午夜中冲出家门启动zipcar参加会议,“而且我还要拖着我的小儿子在副驾驶座位上。” 尽管这两位创始人之间的裂痕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直到2001年的1月,决裂才爆发出来。在董事会议中,Chase向董事会申请无需经过董事会雇佣与解雇人员的权力。Danielson觉得随着公司的扩张这样做会方便一些也就投了同意票,于是这项决议就通过了。“但在两个小时之后,她就开始炒我的鱿鱼了,”Danielson说,“Robin想要成为公司里的独裁者,而且她很冷血地达到了这个目的。”Covell说他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甚至连Chase的哥哥都大吃一了惊。“我只知道Robin跟董事提议了这事,本想只是权力的斗争,”Mark说。“对此我感到非常吃惊。”就在一周之前,Danielson上递了哈佛的辞呈好全职为公司工作。她学术生涯的终结让这次zipcar踢人事件变得越发糟糕。“我想出这个主意,我孕育了它,是我邀请了Robin共同建设它,”她说,“这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被人夺走一般痛苦。” 在采访中Chase通常都会这样撇清自己,Danielson是依照自己的决定离开zipcar的。但是zipcar的前CEO现在说她一直都在避免Danielson的离去消息的流传,因为创始人员在董事会议中达成了共识。“在过去的14年里我一直保守着与Antje离去承诺时的协议,”她在邮件中说,“这些协议包括了不公开讨论那个事件的细节。” 当被问及炒Danielson鱿鱼这一事件时,Chase的回应是,这故事“充满吸引力。”她在邮件中这样写道,董事会议很清楚表明了董事是绝不会插手公司的具体事务的运营。“我绝不是因为要去解雇她而向董事要求这样的权力,”她说道,“多年来我曾经非常努力保护Antje免于伤害,不管她是否对此表示过感激。” Danielson安静地告别了zipcar,后来在哈佛的绿色校园行动中谋得了一份职位。她从未公开过那次离职时的情况。“我不想掀起什么波澜,因为zipcar依旧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Danielson说,“我从没想要过它以失败而告终。”Danielson依旧持有公司的股份,但是她所持有具有回报潜力的资产并不是她不言坏话的原因。“你不能因为某人的道德低下而去扼杀某些好的东西。” 踢人事件之后,公司大体上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Slotnick说:“我们对此并没有纠结多久,”他回忆说,“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有多大的影响。”公司继续保持着扩张,在两年里就扩充到了纽约城与华盛顿特区。但是Covell回忆说虽然生意照常进行但是Antje的出局还是非常悲伤的:“我记得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 Danielson一直保留着zipcar的股份直到2013年Avis收购了整个公司。“我开创公司时有50%的股份,”她说。但是经过多轮的注资之后,她最终的股份只有1.3%,即收购价格4亿9千1百万中的630万美元左右。 在Danielson出局后的第三年,Chase也被迫失意出走zipcar。在过去,Chase宣称她之所以离开zipcar是因为她父亲的过世及其女儿刚起步的模特生涯(她的女儿是维多利亚的秘密的模特Cameron Russell)。当本杂志提问她是否被解聘时,Chase回答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与冗长的故事。”并且她“没有心情来讲这个故事。”而来自公司内部的说法,跟Danielson很像的是,她是被驱逐出局的。“这是董事的主意,”Slotnick说,“Robin想要引进一些风险投资,并且她为此大费周折。”根据他的说法,这是Chase第一次完全自己一人引进百万资金,而她选择的投资人都不咋样。“她要负责引进投资,但是她并没有办到这件事。”基于这个原因,公司的董事决定换一个新的CEO。 Chase是一个富有领袖魅力的领导人,zipcar前工程师Greg McGuire说,但是在由男孩构成的风投世界中她很难融入进来。“风投领域几乎都是男性的,”他说,“对一个女性来说这是很难很难的。”当Chase的继承者Scott Griffith接手后,资金立即滚滚而来。“在我看来那些副总裁们故意截断了资金源,好对公司做手脚做出让他们满意的变动,”McGuire说,“我的感觉Robin从未被给过任何机会,他们精心安排了场换人的迷局,这事就这样了。” 就跟Chase挤走的同伴一样,她在zipcar的股份也随着公司的成长而急速缩水着。公司上市后两年被Avis盯上并收购,此时Chase的股份从30%缩减到不到3个百分点。 […]

无下限:被改成广告的29张历史性图像

现在,已经有不少广告商将他们的魔掌伸入过去式的历史之中,来帮助他们销售产品。汹涌的无耻大门已经被打开,所有的一切历史都难逃噩运。 在这里,我们将进行一个恶搞比赛,共有29张入围无耻广告,最后的赢家已经100美元奖金到手。 #29 橘子汁之王 by rs1 #28 最佳消音模式 by TRNoland #27 摩西这老头? by rs1 #26 最佳速配网站,无数优质的选择 by HardyHarHar #25 CK内裤,我有一个自由的梦想 by Marconi Rebus #24 完全不认识这个老头 by ramirezstvn #23 Netflix,听我声劝告,宅男最安全 by […]

参与者自述:我第一次跑超级马拉松

# 译者注:本文第一人称的“我”为原作者。 我再也憋不住了,我决心放弃我的尊严。充盈的膀胱就要到达它的极限,不断加剧的不适感让我战胜了穿着小短裤、忘带厕纸当众如厕的恐惧。我从队伍中跑出来,除下短裤,尿了。 而且还尿个不停。 我不断微笑着点头回应从我身旁跑过的参赛选手的致敬,在我已进行的24英里(一英里=1.609344公里)我首届超级马拉松里,终于排空的膀胱所带给我的甜蜜轻松感给了我绝对的信心。“我能够完成它,或许我会跑完的。有个家伙说了前面的路平坦容易多了。所以只要我提起裤子加把劲,我能够做到的!” 那个补给站的家伙?他在欺骗我,他竟然欺骗了我的感情。 闪回到马拉松开始之前 当你向你的朋友或家人宣布你要去跑一场马拉松时,那情况就像是生日聚会提前降临一样。所有的激动与兴奋、支持与鼓励都向你拥抱而来,“哇哦,我曾跑过5英里的哎!”以及一些相当粗暴的问题,质疑你是否能承受住它。但是总归说来,就像是开次派对一样。不管成功与否,你在尝试着一场马拉松哎!这勇气与激情可是值得好好鼓掌与赞扬的。 但是如果你宣布说要进行场标准的16.2英里马拉松跑?这个距离显然是个疯狂的选择,然后他们的态度从“值得赞扬的”转变到“你真没吃错药了?”仿佛就像是我的脑袋被汽车碾过留下后遗症一般。 你瞧,我曾经是个运动员,我为比赛与成绩训练过。虽说我早就不是个运动员了,但我还是会为完成与享受这场旅途继续训练的。 一旦你能珍惜寻常物时,比如说你那双行动如常的腿,就能翻新你对待事物的观点,让你对简单生活充满感激之情,感谢所能享受的到的简单每一天。我不在寻求与人竞争,或是别人的观点,或终点线,我只求战胜自己。而且我发现在自己耗尽力气,再也前进不了的那刻,拉自己一把,是件非常觉醒人的事。 通过日积月累的稳定跑步练习,我感觉到那些曾经的局限与自我怀疑是愚蠢的。如果你能照顾住自己,倾听你的身体,一步一步来,你所能达到的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就这样,在两场淋漓尽致的公路马拉松跑后,我贪婪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关于这次在我家乡举办50公里超级马拉松的信息。终于在某天的冲动中,我下定了决心,支付了入场费用。作为一个财政困难,有一堆医疗账单要支付的失业人,一次不可退还资金承诺简直像是签订一份血书。没有回头路了。 我开启了我最爱的平常训练计划,外加一些“哇哦,这个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的挑战训练。虽说我已经如此努力了,生活总能不尽如意,在开赛之前,我跑完的最长距离仅仅是20英里。这就意味着有额外的11英里需要发挥我身体的潜能来克服它。此外,我的右脚还跑出了水泡。 除总里程数与水泡忧虑之外,我还要担心19英里那处的4小时淘汰点,按时到达目的地或是被淘汰出局。我思索着我跑速的情况,这个时间限制的淘汰规则将怀疑与疑虑深深地植入我的心里,在走向白色帐篷与起跑线那段路,我全身都是在颤抖着的。 我拿起了我的编号围兜,给右足贴上了胶布贴,等待着,因兴奋、焦虑而左右脚跳动着。不要在想心事了,一切都准备完毕,就要开始了。 起跑线 关于超级马拉松的第一堂课——它不仅仅是一场马拉松。 我见过许多马拉松选手,有各种年纪的、各种能力的、以及那些神装备的。那群人都相差不多——精瘦精瘦的,衣着是最好的吸汗面料的运动服,穿戴是手腕检测仪器。我几乎没听到过“这是我的第一次马拉松”这种话,相反的都是“这只是我不久50英里跑的一次训练。”起初他们把我吓到了,不久我的心就凉到海底——根本没有跟住他们的机会,这就意味着没有压力。肯定会有一个最后一名,如果我能到达那19英里的淘汰点,我很乐意成为那个最后一名。 我开始准备起来。小吃零食?在。自家制作的能量饮料水壶?在。充足电的Ipod?也在。更换备用的胶带贴?都在。 我旧式的精神激励技巧是不足以帮助我度过这31英里外加4000英尺(1英尺=0.3048米)海拔爬高的跋涉的。所以我创造了一条新咒语:“我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这条咒语能舒缓我的身体,鼓励欺骗自己目前进行的每一英里都是无压力、从容的开始而已。保持状态,保持注意力。 这场马拉松的气氛是孤单、无须忍受嘈杂声音的。没有任何地标,没有加油的人群,只有每隔一段距离的急助站,以及某些我没考虑进去的东西——在比赛起点我找不到厕所。如果我能早点考虑到这点,我早就去排空我的膀胱了,而不是在比赛即将开始时它充盈胀胀的感觉。 比赛即将开始,赛程组织方开始致谢一堆人名和团体。紧张的气氛包裹了我全身。一些人在微笑、跳跃着,一些人则是面无表情的(好像缩进他们的精神世界里一样),一些人摆设他们的数据记录仪器,即他们的手腕计时器。组织人员说我们必须向后一排一排站,因为参赛人员够多而起点出口比较窄。这会制造一点距离。我试着不让它影响到自己。 随后是倒计时,接着开跑的号令,随后人群拥挤地冲出了起点...我们开跑了。我们的超级马拉松正式开始! ...而且大家一开始就跑得非常快... 高山,梦碎,血脚印,以及胜利 我对那群人的评估是正确的,他们基本上都是野兽。我们的起跑猛烈且疯狂,我感觉到脚上的水泡与胶带纸剧烈的摩擦。如果胶带纸被磨掉了,我就完蛋了。我必须慢点跑来保持体力和右脚。我左右前后看,跑出这群队伍好让自己慢下来同时也不会阻碍到后面的人。 我跳跃闪避着这些树根、岩石,迅速穿越密集无声树丛制造的障碍。很美也很有趣。“我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我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我穿过一个Z字形的拐弯,前面豁然开朗又是望不到底的山路。一大早我就必须面对爬高所带来的困难。 我加了把劲继续爬,爬啊,爬啊。这第一座山有多长呢?为何我没能注意到课程里的这段地图?这段路有2英里长,这是最长的一段山路。折磨人的路段已经提前到来。 爬到这座山的顶峰之后,下山的路是愉快迅捷的。我的双腿新鲜如初,我的胶带稳固坚挺。我不能自己地大笑起来。我会完成这场马拉松的!我会按时到达那淘汰点!我拐了一个弯,猛然面对一个超级陡的陡坡。我快速奔跑着,非常快地跑着,跑得太快了。 […]

是什么导致婚姻惨败:没有沟通、不兼容,以及一颗大钻戒

想知道你的婚姻是否会破裂?一项新研究发现能给你一些答案。好吧,某种程度上的答案。 埃默里大学的研究人员抽样调查了3000个人关于他们的婚姻生活,结果发现可能导致高离婚的一些因素:昂贵的结婚钻戒,豪华的婚礼,或是寒酸的婚礼,以及没有在教堂成婚。 在你扔掉你手指头上贵得烫手的钻戒之前,请深呼吸。是的,这篇研究关于如何改善你的婚姻以避免离婚,但是它也不是绝对的。研究论文想说的是只邀请五个人到你的婚礼可能会埋下灾难的祸种。你决心雇一支昂贵的乐队到你婚礼而不是简单的DJ,那么你的婚姻更有破裂的可能。 研究得出的只是婚姻破裂因素的相关性,而非因果性。 根据研究,一个相对昂贵的婚礼与高离婚率有相关性。下图是来自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博士学生Randal Olsen的博客,显示了婚礼花费为20000美元的婚姻比花费为5000美元到10000美元的有46%离婚可能性;而花费为1000美元的比花费5000美元到10000美元的少有53%的离婚可能性。 但是在此需要提醒的是,首先这些所有的差异都不是统计明确的。当男女方的婚礼花费在1000美元以下时,这种统计是符合的,但是当夫妻花费超过20000美元时,只有女性一方符合该数据统计。 这是否意味着昂贵的婚礼会导致更高的离婚率?这并不是确凿的事,就如同研究人员所说的一样,昂贵婚礼所带来的债务会产生压力削弱婚姻。但是还有其他说法可以解释这个相关性。也许爱好奢华婚礼的夫妻同时也是容易离婚的那一类;也许喜爱现场音乐会的夫妻比喜欢DJ的更容易离婚。 同样的,一个昂贵的订婚戒指也与高离婚率有相关性。也许是这花费造成了离婚;也许是那些未能负担得起三克拉钻戒的人士不适合结婚。 再来考虑一下庞大的婚礼。有违直觉的是(与婚礼成本所提供的数据相反),越大的婚礼场面越是能让婚礼稳固。 也许邀请越多的朋友来你的婚礼的确能减少离婚率,也许庞大的出场人数说明你有足够多的亲朋好友助你度过婚姻危机;也许新人是非常有爱、适合婚姻的一对,大家都会赶来祝福他们;也许拥有一个大大的社交关系网与成功婚姻有正相关性。我们只是不了解而已。 所以不论怎么样你总能从这项研究挑出不少毛病,或是你从中得出什么结论。它并不是同行审评,当它宣称已经掌握了“几项统计关系要素”,它并没有具体指出是哪几项。 该研究的作者很明智地避免了确切的结论。不过他们确实在论文中明确指出不赞成婚礼产业打着昂贵婚礼幸福婚姻的广告。这点相当公正。也许存在着许多复杂交错的要素决定了婚姻的成功与否。 本文译自 Vox,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马克·扎克伯格正在学习普通话

被墙了五年之久的这家公司及创始人依旧没放弃中国这块市场 本周三在北京清华大学上的见面会上,马克·扎克伯格微笑着克服了语言交流上的弱点。“我的中文相当糟糕,”马克说,他使用了中文中“烂掉的蛋糕”一术语来形容“差劲”。观众各种欢呼,为马克的中文水平感到吃惊。 结果扎克伯格的中文水平一点也不差。虽说他的语法与发音有些磕磕绊绊,但是这个脸书的CEO还是用中文完成了半个小时的交谈。外交政策杂志的Isaac Stone Fish是一个中国通,他评价马克的中文水平为大学二年级学生,华盛顿邮报的专家也或多或少赞同这点。但是扎克伯格并不是在校学习生,他是一家市值2000亿公司的CEO。基于美国的语言学习调查,学习中文比学习欧洲语言要艰难多了。 扎克伯格说自己对中国的文化很感兴趣。他的妻子是华裔美国人,而且他还是霍元甲的粉丝。 其实他对中国的兴趣不单单是个人的。自五年前中国屏蔽了脸书之后,他依旧对这块土地保持着强烈的业务兴趣。中国app开发者使用者脸书移动应为平台安装广告,一个庞大的增长中的市场。脸书依旧统治着香港的社交网络,有61%的香港人口在使用脸书,他还寻求着能在北京建立一个销售部门。 即使现在中国政府通放脸书,这家公司仍旧会面临着强大中国公司的竞争。不论是新浪微博还是微信,它们的用户都达到了上亿级别。扎克伯格还提到了几个中国公司,包括腾讯的微信作为例子,它的创新能力是他所羡慕的。 不论脸书对中国有何计划,扎克伯格的普通话水平看起来是点亮了这次中国之行。至少马克没有让火墙屏蔽掉他。 “这不是一个爱好,”中国互联网专家Emily Oarker在推特上说,“这是个商业使命。”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硅谷调查:现在与未来

我们正处在科技泡沫中么?斯诺登是不是一个英雄?最热门的社会地位象征是什么?下面是来自硅谷业的50多个高管、发明人的答案。 1. 目前最为激动人心的科技启动项目是什么? 首选答案:22%的人提到了Uber(打车APP) “Uber对抗的是大多数人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躲避的政府与技术障碍。其中所蕴藏的机遇不仅仅是打一次出租车。我对他们未来所能取得的成绩非常兴奋与关注。”——Chromatik创始人Matt Sandler 另外的,这个问题的答案还体现了硅谷人士的乐观情绪,14%高管的回答是他们自己的公司。 其他答案: “现代牧场,也就是实验室里制造出猪肉和皮革产品,也叫做‘培养基肉’。鉴于生产肉类对环境影响,更别提养殖工厂化所带来残酷的道德复杂性,但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未来研究所的游戏研发总监,Jane McGonigal “亚当·哈维的隐私礼品店,一个创业当中的艺术项目,销售能保护隐私的‘隐形穿戴’,比如说防无人机的风帽衫,能屏蔽一切WIFI信号的手机。”——Eyebeam的作家与艺术家,Joanne McNeil “Cambrian Genomics公司,制造DNA激光3D打印机的公司。只要有氨基酸你就能随便以什么顺序将其打印出来。简直碉堡。”—— Autodesk的CEO,Carl Bass “猴子停车App(一个能找出空车位并找人代你停车的应用)。这个app对于饱受停车难困扰的纽约市民简直是新福音。”——TiVo的CEO,Tom Rogers 2. 最被高估的科技公司是哪家? 首选答案: Twitter 17%的票选 “推特虽说是家不错的公司,但是它的市值竟达到400亿美元,不管你的用户多么庞大,这个估值远远超出这个行业的范畴。”——Illuminate Ventures的创始人与合伙管理人,Cindy Padnos Uber 13%的票选 “170亿美元的估值,这比整个交通运输业产值的总和还要高啊。荒谬可笑。”——Spredfast的CEO,Rod Favron […]

2014年最受欢迎的十个种子站

这也许多少解释了它为什么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萌只是表象:猫是自私无情的生态杀手

多年来,狗奴与猫奴为他们的猫狗孰优孰弱而争吵不休。直到最近几年科学研究人员的介入,而他们多数的研究成果都偏向于狗奴才的一边。 科学家发现,猫对主人并没有跟狗一样的情感依赖,你远远高估了猫对你的真情实感;并且它们还是生态杀手,每年能屠杀美国领土上十亿多的鸟类,其中许多种类已经处于濒危的状态。 更让人恐惧的是,有确凿证据表明在猫的粪便中发现有寄生虫能改变人的性格,能提高发神经、精神分裂的概率,甚至导致自杀。 总结一下,研究人员想说的是,猫是一种自私、无人情、生态杀手的生物。哪天你要去说服某人放弃养猫,下文就是你需要给他们看的东西。 你的猫宠很可能没爱过你 来自英国林肯大学的兽医研究者Daniel Mills是一只猫奴,你可以在他大学的教员页面上见到他的那只猫。但是他与同事在他大学动物行为诊所里的研究表明猫并不爱它们的主人,至少没有跟狗一样爱它们的主人。 研究人员调适了经典的儿童心理学试验“陌生情境法”来研究猫,在这个实验中,父母会从一间房间内短暂离开他们的婴儿或小孩,稍后回来。同时孩子对于父母的离去与重聚的表现会被观察与分析。用这种方法给狗狗做了几次实验,结果表现为狗狗对主人有巨大的反应。与陌生人相比,狗狗们对于主人的离开更沮丧些,而主人的返回会激起它们的反应。 与此相反的是,Mills关于猫的实验(依旧在实验中所以没有发表出来,但是去年在BBC中透露过一些)并没有取得跟狗一样的结果。简单地来说,猫对于主人的离去与回归没有任何感觉。“主人在猫身上投资了许多情感,”Mills是这样告诉BBC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猫也会投资同等的情感在人类身上。”虽然如此,他还说这种结论不是确定无疑的,但是关于狗狗的研究最起码是铁板上的事实。 与此同时,来自日本研究人员的实验为猫奴早已了解的事实提供了证明,那就是:猫会听到你在叫它,但就是不鸟你。去年发表的这篇研究,研究人员收集了20多只猫,记录下三种不同的人呼唤它们时的表现,两种陌生人,一个主人。 不管声音出场顺序,猫的确会对主人的招呼产生反应(从猫耳朵与猫脑袋的反应来看,猫能识别出主人的声音)。但是没有一只猫会走向主人,好像它们的兴趣仅仅止于瞄主人一眼一样。 为什么猫在回应主人这方面与狗有那么大的区别呢?研究者猜测说其中的区别可能来自历史进化中的差异:狗狗早在15000年之前就被驯服了,而猫仅有9500年的家养历史。此外,为大家所认可的是狗狗是人类主动选择的家养宠物(去看门或放羊),然而猫更像是主动成为人类的伙伴,时不时地接近人类捉捉偷吃谷物的老鼠。这种差异外加驯养的时间差别,也许就是狗狗对人类的反应更为热烈的解释了。 你的猫并不是在跟你交流感情 猫奴会反击说猫可以跟他们交流感情,它们的喵喵叫与黏在腿边摩擦摩擦。但是有充足的理由可以确定,在大多数时间里这种看似交流感情的举动在猫眼中另有完全不同的意义。 举个例子,许多猫对于刚进屋的主人或是陌生人都会绕在他们的腿边摩擦摩擦,这很容易会被人误解为感情交流的标志。但是许多研究人员会将这种举动视为猫传播它们体味,一种展现领土的标示。对于半野生的猫的观察发现它们会经常性靠在树边或其他物体边摩擦,这种行为可以传播出它们的体味。 至于喵喵叫,也有有别与你所幻想的意义。在2009年的研究中,萨塞克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记录了10只猫在不同情景下的猫叫声:在它们想要食物的情景下,与不要食物的情景。 结果显示,食物相关的喵喵叫与其他情景的喵喵叫有明显的不同,其叫声频率稳定在220到520赫兹,很符合人类宝宝的哭声。研究表示人类对于这种频率的叫声显得急迫而不愉快。 很可能的事实是,猫已经摸透了如何用叫声触发人性哺育婴儿的本能。它们并不常常这样叫唤,但是当想要食物的时候,它们就会这样喵喵叫,而且都能换得食物。 最后,由Mills发现的一些证据表明许多猫并不喜欢被人类抚摸。在2013年Mills与同事测量猫应激激素水平的研究中,他们本意只是想弄清在一所房子里养许多只猫是否是个坏主意,结果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他们却发现那些被爱抚过的猫比不愿被爱抚逃脱的猫有较高的压力值。 猫是生态杀手 对于美国来说,家猫其实是种入侵物种,它们原产于亚洲。有研究表明,无论何时把猫放出户外,猫的捕猎活动会对鸟类与小型哺乳动物类产生毁灭性的打击,即使是在猫喂饱的情况下。 理所应当的,狗狗也会对生态环境产生负面影响。虽然没有确切的数据,研究人员说狗狗会传播特定的疾病(如狂犬病)和捕食珍稀的物种,包括许多鸟类。 但是根据粗略的数据统计来看,狗狗们的破坏力完全不能与猫相提并论。去年发表的一篇研究(PDF)说猫比原先猜测的鸟禽、哺乳动物捕食情况要严重的多,达到每年近有14亿到37亿只的鸟类与69亿与207亿个哺乳动物被捕食。但是这篇论文的研究方法遭到质疑,它的数据看起来被高估了。但是确定无疑的是被猫猎杀的鸟类数以千万,其中许多的种类处于濒危的状态。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个棘手的难题。来自鱼类与野生动物研究(PDF)的论文显示关于危害鸟类数量的威胁表明猫捕杀的鸟类数量跟信号塔、汽车、风车与鸟类冲撞致死的数量一样多。 其实猫奴可以用一些简单的办法来减少猫的威胁。研究表明晚上把猫关在家里或是给猫套上个铃铛就能显著减少鸟类与哺乳类的受害数量。但是就目前来看,只有少量的猫奴会这样做,不知道是出于希望自己猫享受杀戮的快感,还是仅仅是太懒的原因。 你的猫有可能会把你逼疯 最后,下面是关于猫、弓形虫寄生虫与猫砂箱子之间稀奇、令人不安的联系。 这种寄生虫会影响许多动物宿主的行为,人类也不例外,但它只能在猫的肠胃中有性繁殖。为了能顺利潜入猫肠,弓形虫会改变宿主的习性,让它们稍微不惧怕天敌一些。换句话说,当弓形虫盯上一只老鼠,它会让老鼠变地大胆一些好让被猫吃掉,这样它就能顺利繁殖了。 上面的情况已经够神奇了,但是科学家正在怀疑这种寄生虫能以同样的方式修改人类的习性。在人类清理猫砂时,经常会接触到弓形虫。近年来不断有证据显现表明弓形虫会缓慢改变人的个性(清理猫砂后请使劲洗手)。 幸运的是,我们并不是啮齿动物,所以寄生虫并不会造成我们被猫吃掉。但是被寄生虫感染的后果同样困扰着人类,更高的发神经与精神分裂的概率,以及更缓慢的反应速度。受感染的人类更可能遭遇车祸,另外还有证据表明自杀率也因此提高不少。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由自寄生虫那种改变老鼠大脑好被猫捕食的能力造成的。 […]

五招挽救“周六夜现场”

最近一周由比尔·哈德尔主持的“周六夜现场”节目在推特上成为火爆话题,据说这是周六夜现场秀历史以来最低收视率的一集。 即使是比尔·哈德尔出演的Stefon也未能挽救从上一季开始就江河日下的周六夜现场。然而作为周六11:30点钟最好的节目,我(原作者,下同)始终都是周六夜现场的粉丝。虽说近年来下跌的节目质量直接体现在下跌的收视率上,批评说最近几年持续不一致的低质量算是节目的一个低潮期,但是还没有人提出要砍掉它(我希望他们永远不会砍掉它),周六夜现场的确需要在这段低谷期加把劲有所改进。 我不是官方工作人员,但我从13岁开始就是周六夜现场的热心观众(我还记得看的第一期的周六夜现场音乐嘉宾是Beck),作为多年来的粉丝,我有以下五点建议希望SNL能重展雄风: 1. 给萨希尔·扎玛塔一次机会 我承认对萨希尔·扎玛塔入组是保有意见的,因为雇佣萨希尔·扎玛塔看起来更像是节目组缺少非裔女性而被互联网批评的一次草草的敷衍一样,任用萨希尔·扎玛塔只为了堵上他人的嘴舌而非基于她的才干。虽说我已经准备好因为她的表演而喜爱上她,但是目前为止,她还没能有多少出色的演出。她将会扮演的都是些大角色:米歇尔·奥巴马,蕾哈娜,奥利维亚·波普。那么早就让她扮演戏份这么重的角色会不会过早了些?我明白这种事对于刚入组的新成员来说几乎不可能,但是既然她是因为公众原因才入组的,这是一个特例,就给大伙他们想要看的节目,让金子早点发光。 2. 削掉些金发小伙 科林、凯尔、塔兰...还有一个保罗?无论何时叫我回忆目前的男性卡司,我都会将自从2012年起所有的金发小伙搞混在一起。在过去十年里有一批为粉丝喜爱的卡司离去后,进来了一批漂亮头发、漂亮皮肤的新面孔,其中一些被炒了鱿鱼,另一些主动离职,但是不管有多少金发小伙的离开就有多少金发小伙的入组。你根本不需要5个卡司来扮演一个贾斯汀·丁日,真正的多样化并不只是黑人与白人。 3. 让Michael Che一个人来掌管每周新闻好了 Colin Jost虽然样子好看(Che其实也不错),但是我们只要Che一人更新每周新闻就够了。在卸任他的每日秀之后,Che的实力远远要超出掌管每周新闻,而且他应该一个人来做——Che和Jost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化学反应。而且Che讲新闻时的那种喋喋不休的风格让Jost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机器人。 4. 好好选择音乐嘉宾 现在音乐嘉宾的表演都让我有睡着的感觉,或是遁入厨房拿些冰激凌,因为这些的音乐嘉宾根本不值一看。首先我要承认这周的Hozier的确不错,虽然他在美国几乎处于匿名不为人知的状态。在过去不知道为什么,音乐嘉宾都是由音乐榜上排名前40来担任的。让我们多多邀请些不为人知独立音乐人,绝对不要低估独立音乐人粉丝的力量。 5. 可以让女士来掌握大局 周六夜现场目前来说没有关于性别不平等的问题,事实上它反而因有许多传奇女性喜剧演员而熠熠发光。自从Fey、Poehler、Wiig、Rudolph、Dratch一干人退出之后,任何展示新女卡司的意图都会被视作对于前辈的轻蔑。 然而,在我看来,SNL最棒的一个节目在于去年12月里的“单人床”: SNL的女卡司们依旧能担当周六夜现场,好好使用她们。 本文译自 ravishly,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史海钩沉:哥伦布,那个卑鄙的□□犯

我希望大家都能明白哥伦布纪念日是个糟糕的节庆日的道理。在他开拓新大陆的事业中,他是个割掉抗拒奴役的土著的耳朵、鼻子以及脑袋的坏蛋,甚至连婴孩都不放过,剁掉作为狗粮。(哥伦布纪念日快乐!) 作为一个人渣,哥伦布有奴役性侵女人等活动,他的所作所为在那段黑暗的殖民历史中尤为过分。 人渣哥伦布 登陆巴哈马群岛之后,哥伦布性侵了只有九岁的女孩(是的,就是九岁)。在他的航海日记中,他愉快地记录说: “就像买卖庄稼一样,100个西班牙币就能买到一个女人,这种买卖非常普遍,有无数商人求购女孩,特别是那些九至十岁的姑娘供不应求。” 哥伦布甚至使用虐待土著的承诺来奖赏他的船员。佛蒙特大学的历史教授James Loewen写道: “在1493年的加勒比拓张中,在登陆海地之前,哥伦布许诺他的船员土著女人以供□□。” 一个哥伦布的船员这样写道,“来自哥伦布奖赏的加勒比女孩”;当她“全力反抗时,”他“无情地痛打她并□□她。”另外有一个女人提到哥伦布卑微的出生,结果就被扒去衣服,骑在一头驴上游街示众。 哥伦布□□待行为比另一个独裁官更为暴力与堕落;他们怀有土著人天生“价值”较低的无耻想法(因为人类很显然分成几个层次),于是便不忌惮地进行性侵行径。 其实这种想法在今天也依旧在横行着。 原住民区的性侵 根据国际特赦组织数据显示,美国本土人与阿拉斯加本土女人被□□与性骚扰的可能性是美国女人的2.5倍。至少有86%的报案的□□与性骚扰都是针对这些女人,且作案人都不是本土美国人。特赦组织还说: “在历史中,本土女人被殖民者与士兵□□...这种攻击行为不是随机或独立发生的;它们是殖民者征服的武器。这种征服本土人、践踏人权的态度依旧残留在美国大地之上。它们是导致针对本土女人高性犯罪率的原因与免于司法正义惩罚的保护伞。” 换句话来说,就是庆祝哥伦布纪念日。我们不仅没有暗示性地谴责它,而在庆祝它!数百年前发生的耸人听闻性侵暴力事件与官方性种族歧视竟然演变成为今天永垂不朽的节庆日。如果我们像对待大屠杀与非洲黑奴买卖事件一样,做许多反思与改正,“啊哦,那事太恶心了,我们一定会有社会进步的,”那就好了。但是可悲的是,对于本土居民的性侵迫害依旧没有任何改善。 就是因为这些曾经的压迫与暴力让我们无法感受节日的喜庆气氛,因此在这里我们选择来纪念土著受难日作为代替。 本文译自 Ravishly,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残忍的艺术:泰国Maesa大象基地训练大象作画

大象绝对是一种惊艳的存在。野生的大象就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上的生物,它们巨型的体积与优雅的姿态让卑微的人类相形见绌。亲眼目睹这样一头活生生的庞然大物绝对会让人赞叹眩晕,然而这样一头巨兽竟会温柔地使用它的象鼻来画几多小花,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震惊呢?这样一场奇遇定会是一次和平、优雅的人生经历。 但是慢着,先让我们仔细想一下。究竟吃错什么药大象才会在野生的状态中学会画画?我们甚至还核对过,在泰国并没有多少艺术画廊。 然而,你可以从那些已经被俘获、训练过的大象中找到能画画的大象。大象观光在泰国极受欢迎,受欢迎到野生大象在亚洲几乎消失不见。世界各地的游客前去泰国花钱体验一番在家里绝对体验不到的经历,观光大象经常包括有以下的旅游项目。对游客来说幸运的是,在泰国有无数可供游览的大象及大象“营”,一个仅需要花少量入场费就能够见到大象的地方。 但是,随着对这些“愉快”的大象观光的了解,我们对这些被驯养的大象的生活环境状况变得越加关心。 不可思议的大象艺术生 Maesa大象基地创办于1976年,而且就是这家大象营首创了大象作画的主意。Maesa大象基地坐落于泰国的清迈城郊,一处泰国旅游的热点。他们目前拥有78头大象在营地“供职”,所有的大象都归营地创办人Choochart Kalmapijit所有,已经有30年了。 Maesa大象基地网站解释说,“Choochart从全国各地购得的这些大象,外加训练并爱上大象的象夫与专家一同并购。” 据有极高智力的大象经常会被描绘不费吹灰之力就学会了画画。但是正如野生大象不会玩杂耍倒立一样,大象是不会无缘无故、灵光一闪就成为毕加索的。 由Maesa大象基地培训出来的“技能”,当然包括那几乎不可能的大象作画。 如何教训大象去画画? 据Maesa大象基地的网站所言,早在2000年,他们就训练出来了大象艺术生。“当Maesa大象基地的小象长到两岁的时候,就是大象母子分离的时候。” 跟所有的成年大象一样,这些幼崽也要辛苦劳作!“从两周岁起,这些‘小巨人’就要跟象夫一起生活训练,学习命令,表演技能,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开始作画!” 这家网站进一步解释了小象需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来学习把刷子挂在自己的鼻子上,起先它们都显得不情愿,但是不久它们都会懂的!一旦掌握了第一步技能,小象们就要开始准备往白纸上作画。“我们其中的一个神童象成功地画了一个斑点,另外三个能画出漂亮的横线。” 就是这样,Maesa的画廊被创作出来了。 呃,如果你对第一种如何训练一只小象成为画画艺术生简单版本的解释不满意的话,下面将是详细的一个。 一个更为真相的版本 我们不能断言Maesa使用了哪些办法来训练它们的小巨人画家,但是我们另外寻得了驯象作画的传统办法一个可信的版本。在这里要感谢致力于泰国大象保护的组织的研究提供。 生而自由网站(http://www.bornfreeusa.org/weblog.php?p=2168&more=1)探讨了大象依靠自身聪明才智作画简直是一个“神话”。直接反驳了Maesa关于大象如何学习作画的版本。“事实上,大象需要忍受数月的肉身虐打才能够学会抓住刷子,画条直线,画朵小花,画颗小树。” 就跟骑象观光产业一样,用来作画的幼象也要遭受精神上的崩溃的经历驱灵仪式phajaan(http://phajaan.webs.com/)的折磨。在该仪式进程中,小象会经受饥饿、桎梏与击打,直到其精神的完全崩溃全心全意服侍主人为止。一旦幼象完成这个仪式之后,它们才可以学习作画。 驱灵仪式视频 培育一个绘画大师 大象需要使用特殊制作的刷子来创作它们的“杰作”。这些刷子会被直接塞到它们的鼻子里,另外还安有交叉的木棍好让象鼻抓紧刷子防止掉下去。 刷子如图所示,是这样塞到鼻子里去的: 然后大象会学习抓住刷子的顶端。大象的鼻子充满神经末销而极其敏感。野生大象会避免槐树,因为会有树栖蚁爬到象鼻里来又挠又□□。虽说那些刷子不会去□□它们...但这绝逼不会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在大象作画表演期间,驯象夫会勤勉地站在大象身旁,用象钩戳刺大象来指挥作画。 用象钩或是其他的工具,驯象夫手中隐藏的钉子会刺入大象柔软的象耳中。 为了训练大象用刷子刷出我们可以认识的图案,花朵、树木、甚至是一头大象,象夫会使用这些令人痛苦的惩戒工具来指引大象的动作。一旦大象画错方向,它们就会遭受象钩的钉刺,或者直接打在它们的头上、象鼻上。 一旦掌握作画技巧之后,大象就会每天去画同样的图案,有时一天会画个两三次。 自然主义者Desmo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