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s 专栏

专栏: http://868115.com/author/Yels
文章 : 116篇
注册 : 2013-11-14 14:43:01
说明 : a doubi

一个月迅速减肥25公斤的神犬

一只过肥的腊肠通过严格的饮食和训练,顺利减去了一半的体重。它用实际行动鼓舞着其他动物追随它的脚步,重回健康自信。 仅仅两年前,Obie的体重曾达到了35公斤,都赶上11岁小朋友都平均体重了。它必须穿着特殊护具来避免大肚子因为和地面摩擦而受伤。 提问:这是狗狗还是海狮 但是,被曾是兽医的Nora Vanatta收养后,它就被严格控制饮食并积极锻炼。经过一个月的不懈努力,并通过手术拉紧松弛的皮肤,它现在成了一只10公斤的健康苗条的美犬。 这位俄勒冈州波特兰地区的Vanatta女士说:“很高兴能帮助Obie恢复身材,也希望它能让其他想减肥的人和动物得到鼓舞。尽早让小狗和小朋友养成健康生活的习惯,并学会选择食物是很有必要的。” 颤抖吧,人类 Vanatta收养Obie没多久,就因为监护权问题和俄勒冈腊肠救助中心发生了纠纷。腊肠救助中心控诉她毫无节制地用狗狗吸引眼球,让狗狗作为敛财工具,要求剥夺她的监护权。 她在脸书上公开了案件的细节,历经4个月才得以和解,“很不幸,Obie得花超过15000美金来解决这场毫无意义的诉讼。” 她表示,法院并未认定她“存在过错”,但是捐给Obie的钱,除了用于照管Obie的部分,都得通过州或经过认证的慈善机构审核。 狗狗和主人nora 本文译自 mirror,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用碧波发型拯救青少年的肌肤

略过前额的那一片刘海不仅能让你成为时尚的弄潮儿——专家表示,巨星贾斯丁-碧波的经典发型还能为青少年提供防晒保护。 最近,Johns Hopkins医院的医生们在他们跟随碧波脚步的青少年患者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刘海下方的皮肤和面部其他皮肤有着显著的区别。虽然患者们脸颊和鼻子上的皮肤覆满雀斑,刘海下的皮肤却几乎没有雀斑,也更为洁白。 皮肤科和小儿科专家,Johns Hopkins医院的Bernard Cohen医生表示:雀斑本身并无危害,却是晒伤的表现,成年后患上黑色素瘤的可能性也会提高。 Cohen和他的同事Crystal Agi医生将这种现象命名为“大刘海理论”(big bang theory,bang是刘海也是爆炸,恶搞宇宙大爆炸理论),还意识到他们可以利用发型理论来教孩子们如何在阳光下保护自己的皮肤不受损害。 Cohen说:“这是个小花招,能在他们讨论防晒技巧的同时让他们开开心,也更好地融入其中。” Cohen说,他们会告诉年轻人要如何在阳光下保护自己,包括使用防晒霜、帽子和防晒服,以及尽量在正午避免阳光直射。 他说,要和青少年聊这个很困难,因为年轻人并不在乎几十年后可能才会有的皮肤癌威胁。“但是他们在乎皱纹和其他会看上去衰老的东西”,这也是阳光照射的副作用。 尽管部分病人的刘海起到了一些保护功能,留着碧波发型的青少年还是应该在整个脸上使用防晒霜,不能单单依靠碧波来保护皮肤。 Cohen和Agi在JAMA小儿科杂志七月刊上发表了他们的“大刘海理论”。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采访印度人:印度为什么需要女权

Buzzfeed在印度就女权问题采访了46人,有男有女。这边选取了比较有意思的回答,有些回答颇为震撼,很多答案并不局限于印度本地,可以说是对男女平等本身的呼吁。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不是“因为是女孩子”或者“因为是男孩子”。 更多回答请戳底部原文链接。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男女比例100:94 -71%的女性不工作 -35%的女性是文盲 -每年约2百万女婴被杀死 -每小时有2名女性被□□ 加入我们,改变一切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我不需要社会来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男人或女人。 你的个性由你自己主宰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我戴面纱因为我愿意 压迫我的只是你们的假设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不管我穿什么 都不是“自讨苦吃”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女儿是种财富 而非负担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我们告诉儿子要享受人生 却在教育女儿要注意安全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我作为女性出生在这个世界; 而且我为此感到自豪 印度需要女权,因为 我们中的一半人 不应该生活在恐惧之中 […]

一年前汉堡王的推特黑客受到控诉

联邦检察官对先前盗取百万推特信息的黑客提起诉讼。指控中揭露了17个月前汉堡王推特被盗事件的全貌。 25岁的Cameron Lacroix是马萨诸塞州新贝德福德市居民,他上个月承认针对全国网络的大范围黑客犯罪,受害对象包括一些执法机构,涉及到了机密信息。他还是2005年从帕里斯希尔顿缺少防备的手机里盗出不雅照的黑客之一。 周三,联邦检察官在三藩市指控称,2013年2月16日-19日,Lacroix黑进了提供客户支持的服务商Zendesk,并非法下载了Zendesk的客户之一Twitter数百万的用户记录。其中包括用户电邮地址和联系方式。于是他利用这些信息至少黑进了两个知名的推特账号。检察官在起诉状中如此写道: “Lacroix选出了Jeep公司和A公司用来注册推特账号的邮箱地址。在入侵并控制这些邮箱地址后,他请求对这些账户进行密码重置;推特将重置密码的链接发送到了被Lacroix入侵的邮箱地址上。Lacroix更改了Jeep公司和A公司推特账号的密码,从而控制了这些账户,并用文字和图片来丑化他们。(比如,A公司发布称公司将被卖给它的主要竞争对手)Lacroix还将这届公司提交给Zendesk,报告自己账户被盗的信息给删除了。” 检察官没有点名A公司的名字。但是根据所述事实,几乎能肯定说的就是汉堡王推特被盗,并且发出声明要把店卖给夙敌麦当劳。但是被盗的账号因此人气激增,这件事也让声称为此负责的Defonic Team Screen Name Club黑客小组名声大噪,他们也声称黑了帕里斯希尔顿的手机。 和Lacroix所进行的其他黑客行为相比,这次黑掉推特账号并没造成什么不良后果。但是,侵入一个平台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很可能只是个开始。小小的入侵行动很可能会升级。检察官对案件的称述如下: “2013年2月16日-19日,Lacroix发现并利用Zendesk创建账户的漏洞进行了入侵。他利用这个高权限取消了安保措施,看到了本来只有推特员工才能看的推特后台信息,比如服务记录,用户邮箱,以及其他联系方式。Lacroix可以看到Zendesk所有客户的服务记录,包括推特。Lacroix随即拷出了一百万左右的推特服务记录。这些记录上有每个用户的电子邮箱和联系信息。” Zendesk被黑还涉及了Tumblr和Pinterest的服务记录,但周三的审判并不涉及这些。

10美金就有机会来一趟太空之旅

宇航员这一精英团体也不过500人,但是你花上10美金,说不定就有机会亲自来一次太空之旅。 Urgency Network是一个非盈利众筹组织,许多慈善组织利用自己与明星的关系,比如Hugh Jackman, Paul McCartney, Thom Yorke和Richard Branson来给捐助者提供独一无二的体验。 Urgency Network是由Donald Eley和Brandon Deroche创立的,其经营模式十分简单:为某一项目捐10块钱,就能得到一张彩券。每10美金就能换一张,捐过第一次之后,捐助者可以捐助其他不同的项目来换取更多彩券。 现在,托“Ticket to Rise”团队(为乐施会、善待动物组织和声音项目筹资)的福,只要10美金就有机会登上 XCOR的航班——它将在2015年开启太空旅行项目。 Deroche告诉记者:“这是我们最激动人心的机会。我们希望公众能关注太空和科技领域。这个团队里有45家非营利性组织。这个活动为人们投身慈善架起了一座桥梁。” 不用说,这还挺划算的。XCOR处女航的标准票价将在95,000-100,000美金左右。而被选中的捐赠者将参加到训练并接受身体检查,然后成为首次航行的乘客之一,和机组成员一起翱翔在地表上空330,000英尺高处。 Deroche称,Urgency Network每筹到1百万美金,就将多提供一个抽奖机会。 Deroche说:“一旦太空旅行商业化,它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我们希望能走在时代的前面。” 几年前,停止了自己的航天飞机计划后,NASA一直致力于将私人太空旅行商业化,称其为“未来人类太空探索的重要内容”。NASA和SpaceX之类的公司合作运送货物,或者用航天飞机将宇航员送至预计建立国际空间站的位置。 截止至3月,已经有超过200,000人报名参加2024年的火星单程之旅。未来的参与者期待能在红色星球上建立新的殖民地,但是有一个前提:他们再也不会活着回到地球。 所以,10美金飞出地球表面应该好卖多了。Deroche说,对这一活动的回应还挺有趣的——虽然这个项目得到了很多关注和参与,但也有不少怀疑者。 “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普通人还能进行太空旅行。但是这已经成为现实了!” 本文译自 yahoo,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学位服和博士帽的由来

又是一年毕业季,大家有没有穿着学位服扔博士帽呢(反正我有) 穿学位服毕业这一传统至少要追溯到12世纪,第一所大学在欧洲建立的时候。那时候,大多数学生大多数都是神职人员,或是立志成为神职人员,因此并不崇尚过度装扮。一开始人们觉得学者和神职人员穿的应该差不多,在一般人看来,他们都是身着色彩朴素的统一服装。 不仅如此,其实穿这种衣服也是为了实用。大学初建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专门用来上课的大楼,所以课程就在附近教堂进行。他们款式简单的长袍和外套就是为了在四面漏风的中世纪教堂里保暖,兜帽让他们在户外上课的时候得以遮风避雨。 1222年牛津会议,Stephen Langton提出所有教士都应该穿cappa clausa——一种套在袍子外面的长披肩。很快,新建的大学都采用了这一设计,而一般的教士却渐渐不再穿它,于是这就成为了学位服的标志。到了1321年,科因布拉大学要求本硕博学生都要穿纯色长袍。到了都铎王朝,牛津和剑桥多多少少都把基本款式作为了学位服的标准。 后来为了舒适度,厚重的外套逐步被摈弃,而长袍还是被保留了下来。颜色上则保持纯色,基本上就是黑的。一直到19世纪晚期,才开始用特定颜色来代表不同学术领域,而颜色的标准也在几百年以来被不同大学改了又改。 中国大陆标准学位服 这就是学位服的由来,那么那个傻了吧唧的博士帽,或者叫mortarboard(本意为托灰板),又是怎么来的呢? mortarboard之一称呼是因为博士帽就像泥瓦匠用来托住砂浆的板子。帽子就是个正方形,平平的板子搁在一个无沿帽上,中间系着条帽穗。有些历史学家认为博士帽是从四角帽(一种过去罗马天主教教士、学生和教授常戴的帽子)演变而来。而四角猫帽可能就是从一般人所戴的皮帽中演变而来。最早在1311年,贝加莫宗教会议上由教堂要求佩戴,此后就在教士之间流行开来。 到了15世纪,博士帽成了很多地方标准学位服的一部分。不像现在的博士帽,除了条穗穗什么都没有,早期的帽子上会有精巧的刺绣和饰品。 不仅如此,早期在一些大学里,只有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人才有权利戴这帽子。 本文译自 todayifoundout,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垃圾桶发现4000年前的项链

这条现存于爱尔兰国家博物馆,有着4000年历史的项链,谁能想到它是从垃圾箱中被发现的呢? 这条名为lunala的想留项链,曾经是早期爱尔兰国王的配饰。其年代估计在公元前2,300年-公元前1,800年。 该条项链最初是在1945年,被Roscommon郡的农民Hubert Lannon发现的。他修剪草皮的时候在一个泥塘里发现,之后就放在了家里。 过了两年,他把项链给了一个药剂师Patrick Sheehan,他一直把这个历史悠久的无价之宝放在自己店里的保险箱里。直到2009年2月,两个小偷入室盗窃的时候把保险箱洗劫一空,也带走了这条项链。 2010年十月,这两个人因为盗窃而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国家博物馆爱尔兰古董部的管理人协助警方,在Dublin的垃圾桶里找到了这个宝物,和它一起被丢弃的的还有Sheehan保险箱里的一些文件。 警方从得知这一信息到找到那个垃圾桶只有数小时的时间,不然一切都会被垃圾车收走。翻遍垃圾山找到仅有78克重的珍贵项链的警员们,因为让宝物重见天日而得到了嘉奖。 这条项链和两个圆盘,被认为是多年来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博物馆主管Pat Wallace称:“这得多走运才能把这条项链找回来啊!” 本文译自 irishcentral,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奥地利妹子在窗口全裸晒日光浴致楼下连环车祸

美女爱日光浴,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奥地利一个美女在家做日光浴的时候却引发了一场交通事故。 根据CEN图片社的消息,这位美人在位于维也纳的自家公寓窗口全裸晒着日光浴,一双美腿悬在窗外,让一名过路司机看呆了。于是车祸就这么发生。 现在还不清楚意外发生的具体时间,但是这则新闻是这周被报出来的。 照片的拍摄者Gregory Shakaki表示:“我看到这副景象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中暑看到幻觉了。” 这张照片拍摄完没几分钟就发生车祸了…… Michael Kienast告诉当地媒体:“我装上前面那辆车的挡泥板,因为司机盯着上头的香艳景象根本不看录路Kienast称他听到导致这起连环车祸的司机告诉另一个司机:“对不起,我分神了。”然后指着那个晒太阳的美人。 当警察过来取证言的时候,妹子就进到屋里,把窗户也关了。 [via huffingtonpost]

人生三大错觉之手机震动

人生有三大错觉:手机震动,我能反杀有人敲门,他/她喜欢我。不少手机使用者老以为自己的手机震动了,结果看了之后才发现根本没人打电话来。这种幻觉名为——幽灵震动综合症(Phantom Vibration Syndrome,PVS),佩戴传呼机和手机的人常常会有这种情况。 PVS这种现象不仅仅限于手机“震动”,还有响铃。这一现象如此普遍,因此2012年,幽灵震动综合症还被评为年度热词。 心理学家认为,手机现在已经成为了自我表达的一种形式。年轻一代的手机用户装饰自己的手机或者采用独一无二的铃声,来表现自己的个性。 另一方面,很多年轻人认为使用手机让他们和亲友一直保持联络,可以增强自己的社交性。他们称他人通过手机联系他们的时候,自己感受到被爱和被需要。因此,他人的认可某种程度上让他们感受到了自我价值。 研究显示,那些从手机上收到他人认可的人,变得过度依赖手机,这种情绪和强迫症有点像。 Michael B Rothberg和他的团队所作的一项调查中显示,70%接受调查的医学生和医院住院医师称有过手机/传呼机震动的错觉。这一比例也是常常使用手机和随身携带手机的人中感受过PVS的比例。对于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换个地方放手机就能免受错觉的困扰。 那么,这一状况究竟如何发生的呢?研究者认为,可能是因为大脑对所接收的感官信号产生了误读。“为了处理接受到的海量的感官信号,大脑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进行筛选。在手机震动错觉中,就是因为大脑希望接到电话,所以误读了接收到的信号。”而诱发这一错觉的信号可能是服装对身体的压迫感,肌肉的震颤,或其他感官信号。 但是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有的人或者有的情况下PVS更容易发生。比较显著的是年轻人更容易感受到这种错觉。一种理论是年轻人的神经可塑性(大脑通过构建新的神经元联系来进行重塑的能力)更强,因此也更容易产生震动错觉。 根据神经科学家的研究,大脑的适应力在成长期和学习期的个体身上达到巅峰。全新且不断重复的经验而引起的大脑活动,会导致神经细胞之间的联系也随之改变。在这一情况下,就是听到手机响铃或震动的经验。这就像刚刚做妈妈的女性一直觉得自己的小孩在哭。同样,离不开手机的年轻人总觉得自己的手机在向,因为他们的大脑正在适应手机铃声或震动的声音。 不管这是不是神经的问题,在不久的将来这一问题可能会有更好的解答,也会有摆脱这一错觉的方法。 等等,我的手机震了!哦,没有。 本文译自 medindia,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心碎’真的会痛吗?

被女神发卡的痛是真的会痛,就像真的被砍了一刀。一项研究显示,当人被所爱之人抛弃,大脑中某部分就会被激活,这个反应就和被烧伤的时候一样。该研究包括40个刚刚被甩了的人,把他们放到核磁共振仪里,让他们盯着自己前任的照片,同时进行核磁共振。然后让这40人承受肉体的疼痛(就是加热……放心,不是滚烫的那种……),再进行核磁共振,并进行比较。精神灼伤和肉体灼伤都唤起了大脑相同的区域。这一点可以推而广之,证明为爱‘心碎’真的会痛。 爱情。还有什么会引起这样的痴迷、渴望、情绪波动、冲动、扭曲事实、改变性格、失去自我和甘冒风险?那就是,上瘾。生理学家,心理学家,诗人和音乐家一直对此有争议:爱,到底是铭心刻骨的情感还是可能有害的生理成瘾。在人类生物学家Helen Fisher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们找到刚刚被发卡的好人们,放核磁共振仪中来监测他们的大脑活动。结果显示,两方的猜测可能都对。 研究人员通过核磁共振扫描找到这些伤心人大脑被激活的部分。他们招募了10名女性和5名男性,他们都刚刚被甩,而且仍旧爱着对方。每个受试者都填写了“热恋心理量表”(Passionate Love Scale)来测量他们对于爱情的投入程度。最后,在核磁共振仪中,受试者看着甩了他们的人的照片。 看着那些照片,受试者称感受到的情绪有:痴迷,不满,盛怒,希望,后悔和绝望。他们脑内被唤醒的部分负责的是基本的回报和生存机制。此外,研究者们还看到前脑区域也有活动,这部分通常与得失、痴迷、□□和情绪调节有关。 被所爱所伤是巨大的负面经历,可以让人跌入绝望或做出过激行为。有些人还会因此而自杀。这项研究可以帮助我们分析为什么被抛弃如此痛苦。 研究作者解释说边缘奖赏系统,包括被爱和被甩的感受,与生物的生存机制有关而且有其存在的必要,这让人将乏味的繁衍与美妙的爱情联系起来,有利于生物的进化。 我们的大脑竭尽全力让我们□□,甚至不惜在我们被自认为优秀的配偶拒绝的时候制造极端的疼痛和苦楚。但是,爱情不仅仅是简单的欲望或生物的本能;这是一种复杂的感情,在我们的意识中纠缠。而爱情的本质是核磁共振仪所扫描不到的。 本文译自 fyiliving,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五十年代的空中之旅

20世纪50年代以来,坐飞机的方式改变了很多。50年代的时候,飞行之旅与现在截然不同,十分神奇。那是民用飞机蓬勃发展的黄金年代,坐飞机不仅是旅行方式,更是旅行本身。乘客们为了坐飞机精心打扮,登机前排成一列拍集体照。坐在飞机上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电影明星,因为就算是电影明星也要从工资里掏出不少钱才能坐得起一次飞机。 不过也不是一切都这么美好啦。接下来我们来看看50年代的飞行之旅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乱流会折断乘客的脖子 早期的民用飞机用的是活塞而非喷气引擎。所以很吵、震得厉害、遇上乱流就会疯了一样地乱撞,所以常常因为天气原因被迫降落(1952年第一家民用喷气机问世后就好多了)在50年代,加压客舱还是个稀罕物。不着陆飞行?基本没有——横跨个美国都得停几次。 脚下空间及其宽敞 沙发坐下面放脚的空间比如今要宽出3-6英寸(约7.6-15.2厘米)——50年代的经济舱就和现在商务舱差不多。而头等舱就和现在的宾馆房间一样宽敞。 空乘会穿塑身衣,而且有体重限制 当时飞行是超豪华体验,而有着美腿、健谈的空姐就是这场娱乐活动的一部分。一名空乘回忆,当时她所在的航空公司规定要一直穿高跟鞋——落地后才许换平底鞋。头发不能碰到领子。一本空乘手册中规定空姐必须单身,体重低于125磅(约56.7公斤),而且在工作期间以“高度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 乘客会花5%的工资来买一张机票 50年代,芝加哥飞往菲尼克斯的来回机票要138美金,相当于现在的1168美金。去罗马的单程机换算成现在的价钱要3000美金。 飞机餐里有龙虾 飞机旅行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市场,航空公司相互竞争,用更好的餐饮来吸引乘客。其中一家飞机上提供的“全餐”包括:汤、肉、沙拉、蔬菜和甜点。玻璃器皿和烤牛肉简直司空见惯。 飞机上允许吸烟……而且这项规定持续了很多年 20世纪50年代,飞机上是允许吸烟的,但是航站楼里居然不让吸烟(担心烟头会点燃油雾)。1988年颁布法律禁止在国内短线航班里抽烟,引来了大量的质疑与不满。直到2000年才颁布法律规定所有从美国出发及到达美国的航班上全部禁烟。 登记后会拿到明信片 坐飞机实在是太少见了,以至于乘客们不得不将飞机上每一个瞬间记录在明信片上,配上飞机或者飞机餐的照片,让那些无缘坐飞机的亲友们感受一下。 历史学家Guillaume de Syon解释说:“当时的习惯是乘客要用飞机上的时间写明信片给地面上的亲友,描述旅程的见闻。” 免费喝(很多)酒 别怀疑,这个也是在飞机上 饮酒也是飞机上颇受欢迎的娱乐方式:乘客们可以选择酒或者无酒精饮料,常有人下飞机的时候已经酩酊大醉了。 当然,随着乘飞机旅行不再是奢侈行业,免费又不限量的酒类也不复存在。不过在黄金时代,人们能在飞机上一杯又一杯地享受豪饮。 不需要出示身份证 70年代后期之前,乘客们登记都不需要出示身份证——保安也就粗粗地瞥一眼。起飞前30分钟到机场就绰绰有余了,面善的人可以一路走到大门前,然后走上楼梯(不是舷梯)登机。强制安检一直到1973年才推行。 领取行李比现在还折磨人 50年代早期,乘客必须等行李搬运工把乘客的行李都运到一个柜台。乘客们一个接一个认领自己的行李箱,付小费给搬运工,然后拿走自己的行李。感谢传送带!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Yels […]

水深火热:路人母女面露幸福险被杀

25岁的Jessie White是美国德锐大学企业管理专业的学生,周二下午在一所废弃房屋的地下室里小解,然后就到隔壁芝加哥圣庞加爵教堂的阶梯上随便坐坐。他看到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她8岁的女儿从学校回家。之后,White告诉警察,她们两个看上去很幸福,这让他怒不可遏。所以,White就袭击了她们。 图为犯人Jessie White 助理州检察官Erin Antonietti在次日的聆讯中对于当时的场景是这样描述的:“他看见那位26岁的女性和她的孩子很开心的样子,这让他十分生气。当他看到这幅和乐融融的景象……他的反应是残忍地攻击这名女性并试图杀死她。” 据称,他走进这对母女,将小女孩击倒在地,抽出刀对着这名女性,然后向着她的喉咙捅去。小女孩朝着袭击者扔出自己的背包,而母亲则大声呼救。两人对小刀的争抢中,刀刃从刀柄上滑了出来。所以White捅向母亲头部的时候,只有刀柄没有刀刃。 根据检察官所说,White将这位女性拖入他刚刚解手的地下室,不停殴打她、把她掐到昏厥,并大声叫喊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此时,她的丈夫和警方一起赶来。White被逮捕,并因谋杀未遂以及多个重伤害罪名受到指控。被害人活了下来,但是脸部、颈部和身体多处受伤。 Maria Kuriakos Ciesil法官称这起案件是“对一对母女进行的无差别伤害案件”,并判令White不得保释。 [via crimelibrary]

那些年,丁丁被卡住的汉子们

上周,一名中国男子的丁丁卡在管子里,过了整整两天才取出。 对于这场尴尬的意外,Lian Tien有着特别的解释技巧——他全裸粉刷墙壁的时候脚滑了。 这名61岁的汉子说他的“重要部位”被卡在管子里了,那条管道是大楼空调的排水管。 但是他觉得没人会相信他的解释——所以管子在丁丁上待了两天,直到他发烧了去看医生,医生建议他叫消防队来。 Dewei Yuan医生说:“丁丁进去太深了,我们无能为力,必须寻求帮助。” 泉州市的消防员花了4小时切开丁丁周围的管道。 Tien先生尴尬地表示: “天太热,所以我裸着在粉刷墙壁,然后我从楼梯上滑倒,把‘重要部位’卡在墙外伸出来的排水管里。不幸的是,我就这么被卡住拔不出来了。 我觉得没人会相信这回事,所以我试着自己想办法出来。我把它从墙上切下来,试着浇上油、灌上沐浴露,但是我的小伙伴卡得太紧了,根本出不来。 于是我就睡觉去了,我猜如果我放松下来它就会滑出来。但是没有。我的小伙伴又红又烫。我担心它可能发炎了。” 惊人的是,这种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一名男子因丁丁被卡在金属管道里而前往南安普顿综合医院就诊。 患者被打上麻药,7名消防员用金属切割机解救了他的小伙伴。 虽然他的丁丁擦伤肿胀,好在还算完好无损,而他究竟做了什么仍然无人知晓。 另一位汉子把丁丁卡在烤面包机里,消防员觉得这都是《五十度灰》的错。 还不清楚这位蒙羞的绅士到底经历了什么,好在伦敦消防员及时赶到拯救了他的小伙伴。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震惊到你,看看卡在人和宠物里的东西的X光片,包括“不小心坐上”巴斯光年的汉子。 直肠里进了Iphone 直肠里进了巴斯光年 丁丁里进了金属餐叉 一只猫咪吞了一根电视天线 更多图片,欢迎猛击原文链接观赏 [via mirror]

干吃不胖才是王道,竞吃比赛那些事儿

随着7月4日的临近,之前介绍过的Nathan吃热狗大赛也马上就要开始了。 大胃王选手有些小诀窍帮助食物更快地进入胃里。最基本的就是喝水。基本上所有选手比赛的时候都会有一杯水,用来浸润食物。这让食物变软、变滑,可以嚼得更快,吞得更容易。理论上所有液体都可以,但是含有卡路里的液体对于长战线的战斗不利。 另一个关键的技巧是把食物分成小份,便于食用。这让参赛者一次能在嘴里塞更多食物,而且可以减少咀嚼时间。小林的“所罗门吃法”(也叫日式吃法)就是把肉肠分成两半,然后一口气把两段都塞进嘴里。不然按照肉肠的长度,很难一次吃下一整个。职业选手基本都把肉肠和面包分开吃。 除了这些基本方法,竞吃其实是意志的考验。参赛者必须和自己的呕吐本能以及胃部不适作斗争。 不过,吃太快也是很危险的,比如短时间内喝太多水会稀释血液中的电解液,会导致心脏、肌肉和大脑功能丧失。在大多数情况下,平均每小时喝8-16盎司水(约226.8克-453.6克)就够了。 提前进行竞吃训练能够将普通人锻炼出大胃王,虽然IFOCE(也就是之前介绍过的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competitive eating,国际竞吃联盟)并不建议这么做。参赛者可以通过不断吃大量的食物或者喝水训练来让大脑忽略“饱腹感”(事实是胃部随着扩张而变松)。喝水训练就是在30秒内喝下一加仑的水(约3.8升)。水把胃部撑大,就能更容易地吃下超多分量的食物。这些行为都不健康。喝水训练也很危险,可能会导致胃壁穿孔和水中毒,有致命威胁。 图为韩裔女选手“黑寡妇”Sonya Thomas,她每天吃一顿大餐来训练,通常会在自助餐厅进行。 你可能想知道“真的参加一场大胃王比赛会怎样?”纽约布法罗全国鸡翅节上所举办的吃鸡翅大赛就给大家提供了这么一次机会。 当IFOCE□□和主持人George Shea开始介绍比赛的时候,舞台已经被人群围满。要知道,Shea和观众都没有很当真,但是这次活动的有趣之处在于大家都假装很认真地参赛。Shea称一位选手为“困境”Joe LaRue,称“普通人和他的区别不是人和猩猩的区别,而是人……和神的区别!” 人群和媒体都热情洋溢。人们穿着支持的选手的T恤,一些选手得到了观众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摄影师聚集在选手们周围,周围水泄不通几乎看不见比赛。当Snoya Thomas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摄影师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去想要拍张好照片。她一开吃,就被长枪短抛围堵,在她被鸡翅酱汁沾满的脸边上几英寸的地方也凑上了相机。 不过说到底还是S主持人hea为比赛带来了真正的娱乐效果。因为一旦开吃就没啥好看的了,一片狼藉而已。但是Shea在舞台上,为参赛者们加油打气,鼓励他们,还说着类似“八分钟之壁”和“油汗”之类的专业名词。他夸张的语气让观众忍俊不禁。 最终“荒地”Booker力压Thomas勇夺桂冠,吃下了137个鸡翅,而Thomas以127个屈居第二。 不过,竞吃不仅有饼干、蛋糕、冰激凌、热狗和荣誉。也有其残酷的一面。 竞吃有危害吗?让我们来看看下面这组数字。小林最少在12分钟里吃下50个热狗。每个面包有100卡路里,每根香肠有150卡路里,也就是一局比赛小林摄入了12,500卡路里。而美国农业部建议成年男性每天摄入的热量为2300大卡。 达不到小林这一层次的参赛者一局也能吃掉18-25个热狗,也就是超过4000大卡。很明显,竞吃实在算不上健康。还不用说会有窒息以及胃部过涨的危险。一些参赛者无法消化比赛中的食物——他们通过“罗马事件”(roman incident,竞吃届对于呕吐的委婉说法)来清空食物。这更加不健康饿——经常呕吐会让胃酸损害食道和牙釉质。 根据全国饮食障碍协会的统计,美国有一千一百万人患有暴食症或厌食症,还有两千五百万人有不同程度的强迫进食状况。大肆宣扬竞吃比赛中超越极限的饮食会导致一些问题。参赛者的训练和比赛实际上已经是一种真正的饮食障碍。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YD周一:面包算个蛋,6款增添情趣的美食

前戏中不论是轻□□、舔舐、还是接吻,加上一点食物都能点燃夜晚的激情。 要啥面包,要啥面包呢?下面这些食物才是王道。最棒的是,你的冰箱里说不定就有这些东西。(当然还是首先……) 生奶油:说实话,我(原文作者,下同)家的生奶油基本上都加在我的咖啡里或者我孩子的煎饼和奶昔里。但是这些松软诱人的甜蜜云朵也是开启性趣的钥匙。不仅可以在夜晚穿上奶油比基尼,而且冰凉的奶油浇在火热、妖娆的胴体上,就足可以让人欲火焚身。 草莓(或者配上香槟):有什么比草莓更合适生奶油呢?用熟透、多汁的水果喂你的爱人,然后用舌头清理嘴边的“残余”。还想更进一步,就用沾了巧克力的草莓吧。 巧克力酱:月经前综合症的时候妹子们都喜欢吃巧克力,不过其他时候也不要浪费。拿把刷子,把对方的身体当做画板……然后,舔掉你的大作。或者在自己的身体上写上“吻我”或者“舔这里”。你的恋人一定会遵循这些甜蜜的指示的。 冰棒:这些孩子们喜欢的零食不仅仅可以为酷暑降温。在恋人面前慢慢舔舐棒冰,让它融化并滴到裸露的躯体上。这可以激发他的想象,想象一下接下来你会对他的“冰棒”做什么事情。 (温热的,不是烫的)茶或者咖啡:在舔舐或者轻□□对方的敏感带之前,啜饮一口茶或是咖啡,可以让对方感觉更佳。如果想要效果更好,可以在冰饮和热饮之间切换。不过要当心,茶和咖啡不要太烫,不然烫伤舌头实在太破坏气氛了。 薄荷糖:那些超强薄荷糖可以在吃完凯撒色拉后去除些口气,不过也可以在口爱前偷偷含上一颗。同时感受冰凉和火热绝对会让人血脉喷张。而且也在之后也不至于满嘴异味。 健康提示:上述内容使用在妹子下面的时候请选择无糖、不含乳制品的产品。 本文译自 momtastic,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陪审团犯低级错误放走重罪犯

一个坐了五次牢的重罪犯因入室盗窃接受审判的时候却被无罪释放,因为该案的陪审团不小心把错误的文件交给了法官。 加利福尼亚Fresno县高级法院8名陪审员认为Bobby Pearson有罪。由于并非一致通过,陪审员应该交给法官一张纸条称他们达不成一致意见,形成无效审判等待重新再判。 但是,陪审员只拿到两张表格,一张“有罪”一张“无罪”,没有僵局的表格,所以他们觉得用“无罪”那张差不多一个意思。 辩护律师,法学家Ralph Torres称:“我执业26年了,从来没见过哪个陪审团误解到这个地步,连这个流程的基本要求都不知道。” 当法官意识到陪审团的错误,这份决定已经被公开宣读并记入法庭记录中。 W.Kent Hamlin说:“鉴于一罪不二审原则,我已经无法再改变这个决定了。我参与了超过100起有陪审团的审判,从来都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Bobby刚被释放,辩护律师Linden Lindahl就给法官提了个好建议:“深呼吸。” 不过法官说他“会冷静下来”。 Lindal告诉记者,陪审团很年轻,大多数都是大学生,乘着放假来做陪审团。 “我管这个叫做六月陪审团。我猜他们和我们传统的陪审团看待事物的方式都不一样。” PS:这名被误放的罪犯,出来没多久就因为和亲戚的男友吵架被捅死了。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不能进微波炉的13样东西

如果你曾经让微波炉着火,请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微波炉,虽然已经出现了很久,但是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还存在着许多奥秘。它能加热食物,也能制造爆炸。 微波炉能做很多美食。可以烤土豆,还能做蛋糕,看上去好像无所不能。但是各位,微波炉也有自己的难处,有些东西就不要放进去了好吗?我们给大家列了一张表,下面这些东西你就长点心别搁微波炉热了。(Yels:顺便看看美帝人民秀智商下限。) 中餐外卖盒 别让厨房着火!很多人都犯了这个错误,把中餐外卖盒(ps:这边指的是美国中餐馆的打包盒,含金属配件)放在微波炉里,然后就得和火星(或者火焰)作斗争了。金属不能进微波炉——会引起火灾的。记住:金属器皿÷餐具或者容器都不能放到微波炉,永远不要! 午餐袋 午餐袋并不像看起来这么无害。纸袋,塑料袋和报纸都不能进微波炉。正如农业部报告所说“它们不安全,可能起火,而且可能产生有毒气体。高温可能会点燃纸袋,导致炉内起火……”就酱! 酸奶盒 一次性塑料容器——比如酸奶,黄油或者奶油的盒子,都不能丢到微波炉里。它们真的是一次性的,而且不能承受高温。容器可能会在微波炉里变形或融化,会将化学物质渗入食物中去。 鸡蛋 不要被网络迷惑了——用微波炉做白煮蛋会有麻烦的。如果你想尝试,那做好打扫卫生的准备。微波炉快速加热会在鸡蛋里产生很多水蒸气。这些水蒸气无处可逃,只能让鸡蛋爆炸开来。 泡沫塑料盒 这个大多数人都知道,但是为了防止一小撮人还是执着地用这个加热,请记住:泡沫塑料也是塑料。塑料不适合在微波炉内加热——除非本身就标注着可以加热。 水果 有些水果可能可以承受高温,但并非全部。葡萄就会爆炸还会冒烟。当心哦亲! 有金属装饰的盘子 动动脑子吧,这货是金属哦!金属遇热会产生反应,损坏你的微波炉(以及瓷制器皿)。 没盖盖子的番茄酱 就会这样 塑料容器 特百惠(塑料保鲜容器公司)这类的容器大多数是用素髎做的,我们已经知道塑料不能用微波炉加热。但是那些特别标注可以微波炉加热的除外。反正多加注意。 辣椒 辣椒不会有什么事情——除非它们不小心着火了——但是当你打开微波炉门,热辣椒中散发的化学物质会刺激双眼并灼伤喉咙。这一点也不好玩。 随行杯 很多随行杯不适合放进微波炉。如果是不锈钢制的,千万别解热。不锈钢可以保存热量,让咖啡和茶保持温暖,也可以让微波炉毁于一旦。如果是塑料的,看看杯底说明,有没有注明可以微波炉加热。 铝箔 我们只是想确保你记住了,任何金属,就算是包裹剩菜的铝箔也不能进微波炉,会着火! 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让微波炉空转,可能会让微波炉整个爆炸。因为没有东西吸收微波,磁电管(让微波炉工作的部件)最后会吸收微波,然后把自己给毁了。

大胃王比赛的起源与发展

美国用漫天的烟火,炎热的天气,泳池排队和BBQ来迎接独立日。而聚集在纽约康尼岛上的数千人,7月4日则是另一个一年一度的盛会——Nathan吃热狗大赛。起源于1916年的热狗大赛已经成为了竞吃界的奥林匹克。为什么大胃王比赛会这么受欢迎?这种竞技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历史呢?这一切可以追溯到北欧神话。 虽然托电影的福,现在Thor和Loki成了漫威世界中的角色,但是不要忘了,他们实际上是北欧的神祗(而且不是兄弟)。很多故事都是关于他俩的旅行,但是这里要说的是他们参观巨人王útgard-Loki(另外一个Loki)。这是记载在散文埃达(古代冰岛散文集,记载了北欧神话)中的故事,Thor,Loki和他们的旅伴Thialfi抵达巨人王Utgard-Loki巨大的宫殿。之后,Utgard对每位来访者进行了考验。Thialfi选择用运动决胜负,但是在竞走中输给了Hugi(在古代挪威语中意为“想法”,所以想法总比动作快)。Thor挑战了三个项目,全输了。三个项目之一就是将固定在海底的牛角中的水喝完,注定是不能完成的任务。 Loki拒绝参加自己的那场比试,但是放出话说他比任何人吃得都要快。Utgard接受了他的挑战,并让Logi与之抗衡。他们隔着桌子相对而作,桌子中间摆着装满了肉的木盘,他们各自拿起来大啖。Loki吃完了自己的那部分的时候,Logi不仅把自己的肉给吃完了,连骨头和木盘都已经吃光了。Logi成为了胜者,之后北欧诸神才意识到Logi(意为“火”)是“一切元素中最为贪婪的一个”。不论如何,这场Loki和Logi之间的神秘比试,是关于竞吃比赛最早的记录。 早期关于这种大胃王比赛的资料并不多。虽然罗马和中世纪英国君王都以纵欲著称,但是我们所知道和喜爱的大胃王比赛似乎是起源于大美利坚的吃派比赛。 虽然还不知道首场吃派比赛是从何而来,这种比赛是在十九世纪下半叶才成为主流。自19世纪以来,吃派比赛成为了美国人民的象征,而且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展开。一战期间,美国军队让士兵之间进行这种竞吃比赛,一方面鼓舞士气,一方面也是为了开设赌局。事实上,这些“比赛”,或者类似比赛,都是对Woodrow Wilson总统1916年6月3日签署的《国防法》赤裸裸的无视。《国防法》中规定:“服役者,军队及其成员禁止参与任何竞争性的民间活动。” 从派开始,竞吃比赛逐渐向各色食物÷各类选手发展,包括1919年一个纽约人和一只鸵鸟进行的吃意大利面比赛。但是,最终还是吃热狗大赛点燃了人们对现代竞吃大赛的狂热爱好。 好多人都号称自己是第一个把火腿肠夹到面包里的人。其中一个是住在康尼岛上的德国移民Charles Feltman。19世纪60年代末,康尼岛已经是受欢迎的旅游景点,虽然上面还是挤满了简陋的浴场和沙龙。 Feltman从1867年开始用马车四处售卖派。据传,就在那年,为了扩展商品种类,把他最喜欢的德国熏肠放在面包里,这样就不用给客人碟子和餐具。据说他在那个夏天卖了4000根熏肠。不管到底是不是他想出的这个主意,4年内,夹着香肠的面包最终让Fletman在康尼岛上建立了自己的小王国,开设了九家餐厅,两个酒吧,一个露天啤酒店,一家舞厅,一家旅馆,一个室外电影院,一个旋转木马和一个过山车。 1916年,Feltman的两个职员自立门户。Nathan Handwerker就是其中之一,他在Surf和Stillwell大街路口开了自己的热狗摊。他所卖的那些加了他妻子Ida的特制蒜味调料的热狗只卖5分钱(相当于现在的1.05美金)。而Feltman的热狗要卖10分钱。不仅如此,他很有推广的眼光。比如,他请康尼岛医院的实习生穿上他们的白色外衣(或者花钱让那些流浪汉穿),并且免费让他们吃热狗来吸引注意力。 此外,1916年夏天,7月4日,Nathan决定在岛上举办一个像杂耍一样的比赛。四个强壮的移民汉子在独立日正午,参加第一届Nathan吃热狗大赛。他们每人有12分钟,吃的越多越好。从这天起,这种比赛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传闻称布鲁克林的一个建筑工人Jim Mullin持下了10个热狗并应得了比赛。他事后告诉Nathan,要不是面包不新鲜了,他还能吃更多。 不管是不是准确,1916年到90年代中期,Nathan吃热狗大赛年年都在几百名观众前举办(除1944年因战争原因停办)。但是Shea兄弟George和Rich改变了这一形式。哥哥George曾经为公关公司工作,Nathan热狗就是他们的客户,而且承办了比赛。80-90年代,基本模式就是纠集一群“大吨位的绅士们”然后让他们在在一两百名观众面前大吃特吃。 1997年,Shea兄弟创立了国际竞吃同盟,让竞吃不那么像杂耍或笑话。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种竞吃比赛很有市场,并且把食物拓展到薯条,蟹饼,芝士条,甜玉米等等。如今,这个组织被称作竞吃大联盟(major league eating),每年举办80-100场比赛。而且对于参赛者来说,这些比赛都是真刀真枪,决非玩笑。 Nathan吃热狗大赛在2001年受到了巨大的关注,这都要感谢打破记录的小林尊。2001年登场的日本小子(唯一能和美国抗衡的竞吃比赛大国)小林成了竞吃界名人,或者叫名嘴。在他的处女秀上,他就以50个热狗的战绩打破了记录,而且两倍于原来25个热狗的记录。他又连续3次打破了自己的记录,更不用说他所打破的从汉堡到糖果再到牛脑的竞吃记录。感谢小林惊人的大胃(还有一些其他选手,比如Joey Chestnut和“黑寡妇”Sonya Thomas),ESPN从2004年开始转播Nathan吃热狗大赛,而且吸引了上万人每年7月4日来到康尼岛,参观这个热狗和竞吃大赛的发祥地。 “海啸”小林尊,出名的原因不仅是能吃,而且长!得!帅! 随着今年7月4日的临近,在泳池派对和烟火大会之外,别忘了美国人的老传统——发挥极限来一场竞吃大会! 本文译自 todayifoundout,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34岁美国妇女装嫩入高中5个月,被捕

Charity Johnson在一所私立高中上了5个月的课,就连她的养父母都没发现她的真实年龄。图为其Facebook头像 一名34岁的女性,假装成15岁的女高中生,蒙骗了学校老师和养父母整整一学期。 Charity Johnson去年十月的时候顺利在得克萨斯州Longview的New Life教会学校注册入学。她一直用假名在学校上课,直至一周前她的养父母产生了怀疑。 Tamica Lincoln说,她以为Johnson女士是失去双亲的少女,于是把她带到自己家里收养。因为她说自己父母双亡,而且声称之前曾被生父虐待。 她一直接受Lincoln女士的照顾,直至警察收到报告称她可能瞒报了她的年龄。随后,警方来到了她所在的学校,在那里他们发现Johnson在注册入学的时候使用了虚假的身份。 Lincoln女士告诉记者:“我当时同情她,于是邀请她住进我家。我把她当成孩子,打理她的头发,给她买衣服买鞋子。” 当警察来到学校,Johnson表示,老师们都哭了,学生也哭了,她的好友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警方目前还不知道Johnson此举的动机为何。 Lincoln女士表示:“我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把自己和其他人推入这样的窘境。” 学校表示Johnson入学的时候是和监护人一起来的。警察表示他们抓住她的时候,她还在使用她的假名:Charitee Steven。 校长Stuart Newlin告诉记者:Johnson是一个“细心而恭敬的学生”,而且教职员中没有一个人曾质疑过她的年龄。 她现在正在接受警方拘留,而且面领着伪造身份/提供虚假或错误的个人信息的罪名。 本文译自 independent,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蜂蜜为何比白糖更健康

白糖,就是糖。而蜂蜜也(基本上)是糖。但是如果从健康角度上来说要二者择一,那粘稠的蜂蜜比较好。 你的身体将食物分解成葡萄糖,转化为身体所需要的能量。一种食物越复杂——比如说某种碳水化合物,分解的过程就越麻烦。糖是由50%的葡萄糖和50%果糖组成。水果中含有大量的果糖。糖很容易被分解,所以摄入后会快速升高血糖。身体消耗不掉的部分就会转化成脂肪。 蜂蜜大部分也都是糖,但是只有30%是葡萄糖,以及不到40%是果糖。还有20%的糖是混合物,因此更为复杂。蜂蜜中还有糊精,是一种淀粉纤维。也就是说,你的身体要消耗更多能量来把蜂蜜分解为葡萄糖。所以,比起直接吃糖,最后摄入的卡路里总数会更低。 蜂蜜中还含有微量元素——都是小蜜蜂们在花草树木间穿梭的时候所积累起来的。 基于蜂蜜采集的地区不同,你所食用的蜂蜜中还可能含有少量的矿物质,比如锌和硒,还有可能含有一些维生素。同时,因为蜂蜜在自然中不会被分解,蜂蜜里也没必要添加防腐剂和其他添加剂。 不管是哪种甜食,都不能多吃,但是如果你想在红茶里添上一勺增加甜味,那还是选择蜂蜜比较好。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严肃点,这是公益:千人裸体上街骑行,呼吁关注骑行者安全

上周六,为了庆祝第11届世界裸体骑行日,上千名骑行者涌入了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街道上,其中很多人都一丝不挂。这项活动是为了提倡人们用骑行来代替开车。 我知道你们就是为了看这个 裸体骑行者们轮辐上闪着灯,打着铃,大摇大摆地穿越闹市街头,驶过街边欢呼的围观群众,其中还有一名怀孕的大肚妇女在双人自行车上骑行。 活动发言人Carl Larson说:“这是一场狂欢,但也是一种抗议。关于汽车依赖与骑行者安全。” 骑行者在活动开始前一小时聚集在Normandale公园,脱下衣物,响应活动主题“敢想敢脱”(as bare as you dare) 骑行活动在美国超过75个城市、和全世界20多个国家举办,但是波特兰的活动规模最大,去年就有8000多人参与其中。 但是和其他城市所举办的活动不同,波特兰的骑者们与当地警方合作,作为正式的游行来举办。警察介入指挥交通,使得这项活动少了很多麻烦。 警方发言人Peter Simpson警官在骑行开始前表示:“我们收到了一些周边居民的投诉,不过大多数都是小事情。对于不想看到这种场景的居民,我们建议最好就不要外出。” 40岁的Jennifer Young和她16岁的儿子两人从头到脚涂成蓝色、背上背着妖精翅膀,一同参与了骑行活动。他们认为这次活动旨在向公众展示骑行者在道路上的脆弱易伤,表示:“只有我们全裸大家才能更好地认识到这点。” 周边居民表示这就像行进乐队在演奏配上群魔乱舞。之后一支全裸的朋克乐队因为要给骑行者让路被挤到一边。 90岁的Fred Tebo从1971年开始就住在这里,他表示并不是很想看到一大波裸体从他家门口的街道飞驰而过。 他说:“这很有娱乐性,但是也很蠢。”但是过了没多久,他就让一对只穿了内衣内裤的年轻男女借用了他家的洗手间。 本文译自 Reuters,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知名品牌的取名逸事

每个品牌背后都有其独特的故事,这边颉取了一部分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看看这些司空见惯的名字背后有什么有趣的故事,涨一些没用的姿势吧。 乐高Lego:1934年,丹麦木匠Ol Kirk Kristiansen,也就是现在家喻户晓的乐高品牌创始人,要求他的员工为他日渐壮大的玩具公司想一个好名字。进入最终角逐的两个候选名称是Legio和Lego。第一个来源于“legion”(军团之意)一词,代表了他们的“玩具大军”。第二个词,也就是最后的胜出者,来源于丹麦语“leg godt”,意为玩得开心。 有趣的是,Lego也是个拉丁词汇,意为“收集”,某种程度上也颇符合乐高玩具的特征。那些知名的乐高产品确实让收藏家们趋之若鹜。 亚马逊Amazon:亚马逊本来叫做Cadabra,网址就是Cadabra.com(一开始只是网络书店)。随着销售额迅速飙升,其销售范围也不断扩大(不再是只卖书籍而已),于是Bezos决定给公司重新起个名字。他想取一个“A”开头的名字,这样在按字母排序的网站索引(当时很多网络搜索引擎都采用这种排序法,包括雅虎)里可以排得靠前些。他翻字典翻到了“亚马逊河流”,于是相中了亚马逊这个词,得名于希腊神话中女性部族亚马逊女战士。他以世界第一大河流亚马逊河的名字来命名自己的公司,希望自己的公司有朝一日也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企业之一(目标已经实现)。 其实亚马逊的logo里还藏了一个小彩蛋:字母下方的微笑曲线其实是个箭头,从字母A指到字母Z,象征着amazon.com从A到Z什么都有。 起亚Kia:Kia中的“Ki”来源于韩语汉字“起”,意为崛起,a代表着Asia,意为亚洲。Kia的意思也就是从亚洲崛起,或者说屹立于亚洲的意思。 7-11:这家公司第一家便利店叫做Tote'm商店,意为顾客可以“toted”(提走)买好的东西;有些店门口还竖起了仿造的阿拉斯加图腾柱。1946年,Tote'm改名为7-11,象征了商店延长后的营业时间:早上7点-晚上11点,每周7天无间断营业,当时这可是颇为新颖的商业模式。 任天堂Nintendo:这家著名企业的名字来源于其日文名任天堂(にんてんどう)。任天堂的意思,大概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意思。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作为公司名称或者口号很奇怪,那你最好了解一些任天堂的历史:这家公司是做花牌起家的。 索尼Sony:这个名字来源于拉丁语“sonus”,意为“声音”,他们取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原因是“Sony”在多种语言中的发音都一样。同时,sonny一次曾经是口语里对聪明的年轻人的描述。因此,他们觉得这个词太合适不过了,他们就是“视听领域里机灵的小伙子”。这家公司一开始不叫Sony,而是东京通信工程公司(Tokyo Telecommunications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显然换个名字好多了。 百事Pepsi:百事可乐的名称来自消化酶胃蛋白酶(pepsin)。最初这种饮料是作为助消化的健康饮料来卖的。 阿迪达斯Adidas:这是创始人Adolf Adi Dassler的小名“Adi-Das”……他的兄弟 Rudolf Rudi Dassler也开了一家卖鞋的公司,叫做Ruda,也就是后来的Puma。 诺基亚Nokia:这家公司的名字来源于他们创设地的一个小镇——芬兰的诺基亚镇。最初诺基亚并非如今的科技企业,而是一家木浆工厂。 世嘉Sega:这是“Service Games of Japan”(提供日本游戏)的简称,这家公司最开始是依靠向亚太地区周边的美军基地出口弹珠机发家的。 星巴克Starbucks:很少有公司会在小说里寻找取名的灵感,但是星巴克就是不走寻常路。它的名字来源于小说《白鲸记》里的人物。 (虽然现在《白鲸记》被认为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它诞生之初却并没有获得成功,从问世到梅尔维尔去世的40多年间只卖出了不到3000本,梅尔维尔也靠着这本书只拿到了556.37美元。) 锐步Reebok:Rhebok(短角羚)其实是非洲大草原上的一种羚羊,也是世界知名的锐步品牌名称的来源。公司最初叫做J.W. […]

自杀仍然是日本年轻人的头号死因

今日,日本政府发布了2014年国家自杀白皮书。虽然自杀人数还是呈下降趋势,但是数据揭示了一个令人忧虑的事实:自杀仍是日本15-34岁人群的头号死因。 图为日本自杀圣地树海前的警告标志,大意为:生命是从父母那里得到的至宝,再好好考虑一下父母、兄弟姐妹以及自己的孩子,再和他们商量一下。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年轻人死亡率很高。比如,美国该年龄段经常出现的因街头斗殴或暴力团伙犯罪所导致的死亡,在日本基本不会出现。 日本年轻人意外死亡率也出奇的低。虽然2011年遭遇的严重的地震和台风造成了一定影响,通常这类自然灾害并不会对日本造成威胁,因为日本的建筑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些。非常安全的大型公共交通系统,以及大量步行和骑行的人群,使得日本的交通意外死亡率也很低,而这在其他国家每年都造成大量的死亡,特别是那些年轻、缺乏经验、莽撞的司机们。 根据2004年到2010年的数据显示,平均每100,000名15-34岁的日本人中有7.9人死于意外。而法国的数据是15.1,加拿大是19.6,美国是37.4。 而且,日本的年轻人自杀率也并非最高。虽然,每100,000名15-34岁日本人中有20人死于自杀,这个数据高于上述三个国家(第二名的加拿大也只有12.2),但还是比韩国要低(每100,000人中有23.5人)。 即使如此,2013年,日本该年龄段有6,960人自杀也够惊人了。自杀仍然是年轻人的首要死因,在20-24岁的死亡人群中自杀者占到了51.7%。 如上所述,这个比例之所以这么高,有一部分原因是日本太安全了。日本人不太会因为无目的的暴力犯罪而死。被车撞死或者房屋坍塌的几率也不高,只有17.3%的20-24岁日本年轻人死于意外,这也是该年龄段第二大死因。 该年龄段第三大死因是疾病,仅占6.9%。在10-64岁的人群中,20-24岁的年轻人最不容易被疾病所打败。这很科学,如果一个人安全度过了青少年时期,至少证明他/她没有天生的致命疾病。而且这些人年轻力壮,就算抽烟喝酒也扛得住。 但还是要注意,坏习惯最终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是日本的年轻人,能杀死你的方法并不多。 相较于男性而言,15岁以上各年龄段的女性自杀率都低于男性。对于15岁到44岁的男性,自杀都是首要死因,而对于35岁以上的女性,自杀跌入了第二位,疾病取而代之成为了头号杀手。 虽然这能够证明,对于35岁以上女性而言,导致人自杀的精神和社会压力相对较小,这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毕竟疾病的死亡率还是很高。这就像在一场杀人游戏中,看到斯大林打败了希特勒一样,没什么好庆祝的。 报告中所展示的一丝希望之光,也是最值得高兴的一点是日本的自杀人数已经连续两年呈下降趋势。2年前,研究者统计出当年大约有30,000人自杀,而2013年该数字为27,283人。政府计划在2014年拨款3600万日元来预防自杀。 2014年,日本的自杀人数有望进一步降低。 本文译自 rocketnews24,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真的猛女,在校车上爱爱并对嘲笑者施以击蛋之刑

一高中生在校车上爱爱后,被一个13岁的男孩嘲笑她□□的声音,于是一怒之下肘击其腹股沟。她因为伤害罪受到控诉。 图文无关 这名18岁的女学生(姓名被隐去),6月3日在宾夕法尼亚阿姆斯特朗县法院受审。 这场1月17日发生的□□之后的战争,不管对于逮捕她的警员还是记者来说都不太好描述。 事情是这样的:据称,嫌疑人当时在和一个不具名的男性在校车后部□□,然后她“□□时候的(吡——)漏风了,并从巴士后部传出声响”,以上是州警Brad Jordan写的报告。 13岁的被害人笑出了声,嘲笑这位女性发出的声响。不久,“嫌疑人走到受害者面前,肘击他的蛋蛋”,嗯,报告上是这么写的 当媒体跟进这则报道,Jordan的上级警官试图消灭这份色色的报告,重新放出一份新的报告,将这场意外描述得不那么黄,用语也更为规范“该嫌疑人在巴士上与受害人发生口角并故意击打了受害人。” 因含有□□错误信息,请忽略之前传真的编号为D02-1564592的公共信息公开报告。 由于该名女生愿意认罪,法官免除了她要缴的罚金。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Yel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