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25 , 12:00

法国大革命时期人们的卫生有多差

今天的我们认为法国1700年代是一个肮胀的时期,虽然其中可能有些误解,但有些确实是那么回事。18世纪,相比现在的人,人们对个人卫生的态度比较随便,原因很多。如今我们随便可以买到各种清洁用品,在那个缺乏清洁用品的世界,要保持个人卫生昂贵且复杂,除此之外,当时专家认为太干净反而不健康,18世纪末,医学和科学方面的进步表明清洁有益,人们逐渐意识到卫生的好处,即便如此,清洁仍然只是属于精英阶层的奢侈享受。

因水质问题,洗澡被认为是危险操作

关于法国1700年代一个常见误解是当时的人都不洗澡,甚至有传言路易十四世一生只洗了三次澡。实际上,路易斯在清洁方面投入了很多心思而且经常在凡尔赛宫里洗土耳其浴。不过其余大部分人确实不是经常洗澡,18世纪大部分时期,大部分人用不到干净的水。无论如何,多数人还是相信洗澡是不健康的,大众观念认为洗热水澡会使毛孔扩张给各种病菌可趁之机进入肌肤,身体上污垢是抵御疾病的保护伞。多数人只是简单用海绵擦拭或者干洗,用尽可能少的水清洗下体,脸部和双手。

洗澡最终成为一种政治立场

洗澡有益的观点传播缓慢,只有1769年苏格兰医生Willian Buchan发表一本呼吁人们定期洗澡指南书。到1780年代,洗澡有益在法国仍然是一个新概念,即便有人认可,洗澡也只是有钱人的选项。当时还没有自来水,取水需要到附近的水源,里面的水也可能是脏水,取到水还要把水运回家加热。关于洗澡权力的问题争议太多以至于成为法国大革命的一个推动力。1793年法国国民大会健康委员会宣布保持良好卫生是所有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

人们狂喷香水

如各位所想,长期不洗澡意味着身上味很大,与其忍受挥之不去的体味,大部分人选择用香水掩盖。18世纪初期,很多人认为可以在香水里面加入药物成分,于是各种各种东西被加了进去,其中不乏狐狸肺,蝰蛇肉,狼肝,熊脂肪,蝾螈骨灰等奇怪的东西。此外还有一些贵重材料如金,银,珍珠甚至体液,这些香水喷晒全身甚至毛发里面。18世纪末,香水只用于熏香,以香炉加热散发香气,部分有钱人家里还有香水喷泉。法国贵族喜欢香水并且在上面豪掷千金。

长期不洗澡另一个副作用是长虱子,我们都知道虱子代表着瘙痒,而且虱子还引发过传染病,比如斑疹伤寒。为抵抗虱子,法国贵族开始剃头并戴上精致假发,然而这并不能阻止虱子滋生,虱子还是会寄生在假发里,更糟的是,头发用品里面常含有虱子喜欢吃的东西,发油里面含有羊油,猪油,蔷薇木油,月桂叶和马卡沙油等材料。长满虱子假发最终会用沸水清洗或炉子里烤。不过假发昂贵,和洗澡一样,对大部分人来说也是一种奢侈的选择。法国大革命期间,作为贵族身份象征的精致假发过气,新政权阶级选择了更简单的剃发。

医院卫生差且人满为患

1700年代法国的医院和现在很不一样,更像是孤儿和穷人等弱势群体的避难所,他们来医院就是为了吃上一顿饭和躲避危险以及免费的医护。这些医院的条件极差,1788年法国外科医生Jacques-René Tenon在他的著作巴黎医院回忆录中了描述了法国医疗系统真实情况,巴黎主医院卫生差,人满为患还容易失火,需要在医院过夜的健康人常常就睡在传染病病人旁边。Tenon的书引起社会对该问题的关注,法国大革命的政策目标之一就是医院现代化。

巴黎也不干净

18世纪,巴黎是欧洲的第二大城市,居住人口600000,但是却没有现代公共卫生系统,基本上就是一个粪坑。在巴黎的街道上散散步,膝盖以下就全是夜香,工业废料,泥巴和动物内脏的混合物。1852年拿破仑三世加冕后这座城市才终于有了现代下水道系统。

甚至凡尔赛宫也让人恶心

虽然是最宏伟壮观的宫殿之一,但也是一个大型厕所。宫殿修建在一片沼泽地上,从1682年修到了1789年基本不间断在施工,意味着尘土污泥随处可见。更糟的是,凡尔赛宫有700间房,像样的厕所只有9间,还住了4000人,这些人经常在走廊楼道里方便。1764年一位访客将凡尔赛宫描述成死猫,屎尿,积水和蚊子的聚集地。

随意倾倒夜香

冲水马桶发明于1596年,但直到1851年才普及,解决大小号问题并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愉悦的办法,大部分人依靠户外公厕,夜壶或者地上随便找个坑解决。清理夜壶的时候,他们有时直接倒出窗外,这对于窗户下面的路人来说可太危险了。甚至贵族也无法幸免,据说法王路易十六的王后Marie Antoniette和她的弟媳曾经一起散步并在内廷里稍作停留,结果就被高处泼下的一壶夜香溅了一身。

坐浴器是高人气的厕所新用具

坐浴器(bidet)用来清洗私处和屁股的用具,法语bidet可翻译成小马,指人使用坐浴器的方式,要使用坐浴器人必须跨坐在盆上,虽然坐浴器发明的时间尚不确定,不过1710年Christophe Des Rosiers的家里装有一个。因为当时室内管道系统还没诞生,初代坐浴器也只不过是个盆子,很多卫生用品一样,坐浴器成为了身份象征,甚至拿破仑的心愿之一就是拥有一个纯银坐浴器,法国革命后,坐浴器开始在妓院中流行。如果条件不行买不起坐浴器,他们就得用手边的东西,如树叶,草皮,报纸,玉米穗,贝壳或者自己的双手清理。

月经是禁忌话题,皇后的月经例外

18世纪,月经是一项禁忌话题,除非你是贵族。王后Marie Antoniette的月经周期是侍臣和大使们经常讨论话题,大臣们密切关注着她的姨妈,毕竟,生育子嗣是皇后的首要任务之一。不过,对于平民,关于月经卫生方面知识他们知道的很少。Dictionnaire Portatif Des Arts et Métiers的上面出现过一种1700年代卫生用品的描述,这种带子用于月经和产后出血,叫做,穿戴于腰上,腰带上悬挂有几层厚的棉巾。

常用汞治疗梅毒

梅毒首次出现于1495年法国围攻那不勒斯期间,因此也叫法国病。三百年后,关于这种病的认识还是很少,治疗基本没有效果。法国大革命时期治疗梅毒最常用的就是汞,使用方法多种多样,口服,涂敷,烟熏(将汞放在火上汽化然后让病人在上面熏一熏),还有注入尿道。

人们大量使用铅化妆品

18世纪男女都用化妆品,人们会在脸上打上厚厚粉底,面颊上涂上粉艳的胭脂。不幸的是,化妆品是用铅做的,虽然大家都知道铅有毒,但阻止不了法国人用它,含铅化妆品会刺激眼睛引起发炎,腐蚀牙釉质,引发秃头,甚至危及生命。

手洗衣服的自制肥皂是日常操作

虽然首台洗衣机诞生于1780年,但基本上只有有钱人家或私人机构才用的起。大部分人都用手洗,一般人们会把衣物拿去河边溪边用石头或者搓衣板洗。18世纪末之前肥皂都是自制的,为了制作肥皂,人们得将动物油脂煮沸,采集石南植物灰做成碱液,然后将油脂和碱液结合。这导致肥皂腐蚀性太强无法用于肌肤,所以主要还是用来洗衣服。1790年法国化学家Nicolas Leblanc发明一种将盐转化成苏打灰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用来造纸,玻璃,瓷器和肥皂。这种进步也让肥皂更易于制造,民众们也更能接触到肥皂。

牙齿护理水平太差,微笑是粗鲁表现

18世纪,牙齿卫生落后,大部分人多少有点烂牙,当时的牙医就是拔牙师,就连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世也不能保证自己得到质量的牙齿护理,他上排的牙齿被一个拔牙师给整个拔掉了,导致他每次喝汤的时候汤就会从鼻子流出来。因为很多人的牙齿难看,露齿笑是不受欢迎的。1780年代,法国艺术家Madame Vigée-Lebrun 画了一幅露齿笑的自画像,这幅画就在宫廷中引发丑闻。不过,18世纪末,接受露齿笑的人多了很多。

本文译自 ranker,由译者 jasmin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