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11.14 , 08:00

全球旅行革命挑战了能源和气候的环保目标

旅行和旅游业是世界规模最大并且发展最迅速的产业之一,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家庭首次达到中产阶层,全球休闲游的游客数量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肯定会出现极大的增长。

为了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以及体验新的地方而旅行似乎是一个基本的人类本能;所有的现代社会都表现出对旅游不断增加的需求,其中很多需求都来自休闲游,因为人们的收入提高了,而且交通也更便捷了。

直到2050年,休闲游必定会成为增加的能源消耗和碳排放中最大的贡献者之一,其中大多数的增加都集中在亚洲、中东、非洲以及拉丁美洲。

国际航空旅行尤其会对碳排放做出巨大的贡献,因为航空业属于能源密集型,在可预见的未来中,航空燃油还没有什么低碳的替代品。

前现代社会

在现代社会以前,休闲旅行或者任何的旅行都非常艰难又烧钱,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触不可及的。

政府们不鼓励休闲旅行,因为对社会和政治稳定性有潜在威胁;游客们也几乎都会被人们以怀疑的目光看待。

在大约18世纪初时的英国,路上的长途游客基本上只有贵族、士兵、法官、传教士和收税员,以及一小撮折返于沿海水路上的水手们。

当时的法律禁止非必要的旅行。任何没有合法理由而离开自己所住行政区的人都会因流浪而被判处鞭刑并且遣返回家。

大多数其他的欧洲和亚洲国家为了维系政治控制和经济稳定,也引进了类似的限令。

“大多数的人很少旅行,几乎没去过附近的村子,更不用说最近的集镇了。”

但是交通在18世纪和19世纪期间得到了改善,首先重金投入到了道路的建设上,之后又投入到了开凿运河和修建铁路上,这使得人们的流动性得到了极大的增加。

这类增加的旅行中一部分是和工作相关的,因为经济愈发的一体化,本地市场和企业不断被区域性的和之后的全国性市场而取代。

不过公路旅行和之后的铁路旅行上出现的激增,很多都是更随性的,这反映出人们收入的增加以及更先进科技所创造出的更多的旅行机会。

移动性革命

英国引进了收费高速公路信托,对主要道路收取过路费来修建并维护公路,使国内道路质量从18世纪中叶开始有了显著的提升。

结果为城际长距离的货运旅行带来了快速且持续的增加,但增加尤其多的是旅客数量。

随着从伦敦出发和去往伦敦的旅客数量在1760年到1780年间翻了两番,到了1790年又翻了一番,城际客运的车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速。

旅客服务的增长速度比货运快的多,至少在最初的几十年里是这样,随着交通越来越快捷也越来越便宜,人们久遭压迫的旅行欲望也获得了自由。

一个世纪后铁路的出现也重复了同样的模式,火车很快就取代了马车,成为超过几英里路程的主导出行模式。

轨道交通的增长也是因为乘客数量而不是货物运输,其中大多数乘客都是来自于相对低收入的阶层,此前也没怎么旅过游。

历史学家Philip Bagwell表示:“和最初的设想不同,英国早期铁路的开通对乘客出行模式的影响比对货物运输的影响更直接。”

“在Newcastle和Carlisle的铁路开通之后,乘坐火车出行的游客数量是此前坐马车出行的11倍之多。”

乘坐火车出行的游客从1838年的500万人次增加到了1854年的1亿人次,1876年达到了5亿人次,而在1897年则达到了10亿人次,在60年间增加了100倍。

1750年至1900年间英国的收入增加以及交通系统的改善,使得个人的移动性得到了革命性的提高。

在20世纪和21世纪,随着机动车和后续国际航空的出现,移动性革命仍在继续。

乘客的飞行里程数从1925年的300万英里增加到了1937年的5000万英里,1948年5亿英里,1969年100亿英里,到了1980年达到了310亿英里。

国际旅行还在不断增长。2018年时,英国出境游的游客数量将近7200万人次,而在1988年和1998年时,这一数字分是2900万和5100万。

中国旅行的爆发式增长

欧洲的所有先进经济体、北美、日本以及澳洲的移动性革命都和英国的势均力敌或者有所超越。

现在随着数亿人脱贫并且中产阶层不断扩大,该移动性革命也传播到中国和其他迅速发展的亚洲经济体以及全球各国。

自1990年起,中国的客运铁路以平均每年超过6%的速度增长,而客运航空则以每年将近15%的速度飞涨。

根据政府提供的数据,中国的客运铁路每12年翻一番,而客运航空每5年就翻上一番。

中国在铁路系统和机场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而且客机增加了载客能力,缩短了飞行时间,也促进了国际游客数量的增长,其中很多都是去休闲旅行的。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的铁路总长度从1997年时的66000公里和2007年时的78000公里增加到了2017年时的127000公里。

高铁网络从2008年时的不足1000公里增长到了2017年时的超25000公里。

中国之后

中国的移动性革命远没有完结。在中国之后的是亚洲其他的主要国家、非洲和中东,他们的革命才刚刚开始。

印度民众在2018年旅行的人次只有2600万,而英国有7000万,美国有9300万。

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都因为缺乏高质量的道路、有限的铁路运载能力和经济负担能力,国际游受到了阻碍。

但是随着收入的提高以及交通系统的缓慢改善,国内和国际旅游已经开始增长,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这一趋势定会加速。

休闲旅行、商务旅行以及货运对运输能力不断增加的需求对能源和气候政策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决策者必须找到一条路来为能源系统减碳减排,同时还要照顾到旅游巨大的需求增长以及空调这些服务设施。

全球旅行革命突出显示了,想要同时满足排放目标和不断增长的旅游需求是一个多么大的挑战。

本文译自 JapanToday,由译者 Diehar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3)